乙宮 アカ雪

全龄向内容CP杂食,博爱党,BGBLGL均食,戳中我萌点我就给小红心小蓝手。车的话看具体情况。
怕在推荐里看到雷点的话请务必取关,感谢!

万圣节惊悚夜

梗自和我雾 @雾落霜 的聊天
某天突然聊到高数,她表示「我甚至一瞬间脑补一万字鸭蛋的高数老师paro,太可怕了,我要脱粉」
然后我写了这么个不知道是啥玩意儿的啥玩意儿x
随便看看,别深究细节x

Noct和Prompto不约而同地觉得自己一定是没睡醒。
不然他们怎么会在讲台上看到Ardyn·Izunia——那个常年在校园里四处溜达花式搞行为艺术根本没人说得清他是干什么的男人呢?
更毋论Ardyn还作吸血鬼的扮相了。
「诶呀诶呀,虽然这是节临时的夜课,但迟到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呢?嗯,看在你们长得很帅的份上,让我吸口血就行〜」
男人的话引得女孩子们低声笑了起来。还好Ardyn并没有要为难他们的意思,Noct和Prompto笑得一脸尴尬地在空位上落座。
「虽然你们任课老师离开前和我说过这堂课的进度,」Ardyn慢慢踱步下了讲台,「但我并不想用讲课的方式呢。难得的夜课,又是万圣节前夜,不觉得这么美好的时光应该做些有意思的事情吗?」
显然Ardyn的想法引起了几乎全场所有人的共鸣,教室一下子就骚动了起来。
「还好没翘掉夜课呢!我就说该来看一看的,对吧Noct?」Prompto显然也是兴奋群众的一员,他笑着用手肘捅了捅Noct,却感到Noct的身体正小幅度地颤抖着。
Noct完全不这么想。
他了解Ardyn,这个和他有着一丝稀薄血缘关系的男人自两人第一天见面起就从没让Noct过得安生过。Ardyn的笑容下面藏满了陷阱,让Noct在小时候吃尽了苦头。
他现在极度后悔自己来了这堂课。
「想必大家都没有听夜课的心情,我们就来场考试吧。」
霎时哀鸿遍野,所有人的心情都降到了最谷底。
「不过可以翻书哦。」
带了书的学生立刻笑开了花,翻出了自己的书,又掖着不让人抢去。
但Noct很清楚,男人的言下之意是「翻得到算我输」。
他的不安在拿到考卷的瞬间攀上了顶峰——他甚至根本不认得书写题目的是哪国文字!
「这到底是什么啊!!!!!」
「吵什么啊你!」
惊声尖叫着坐起身的Noct被突如其来的柔软物件砸中。他看着从脸上滑落到腿上的枕头,还没能缓过神来。
「出了什么事吗Noct?」Ignis摸索着开了灯,照亮了整个住宿旅车。
「我,我记得我在考试……」
「哇啊Noct你什么时候这么好学了?」
「喂!」
「好了!」Ignis阻止了插科打诨的两人,「现在才半夜,明天还要出发去巨神脚下,还是抓紧时间多睡会儿吧。」
Gladio打了个大大的哈欠:「Noct你是不是头疼得出现幻觉了?」
「也许吧……抱歉。」
「没事没事,年轻人嘛。」
鸡皮疙瘩顿时爬满了Noct的手臂。他颤抖着循声望去,看到酒红色头发的男人正在对面的下铺笑着看着他。
「可爱的王子殿下可要好好休息啊。」他一边说着一边缩回了被子里,「毕竟——」
「要是连题目都看不懂,可就太丢人了呢?」
Noct惊恐地睁大了眼睛。

Fin?

其实是实习期间被指导老师科普了一个「自学辅导法」
简而言之就是「来同学们我们把书翻到xx页,接下来自学到xx页的xx之前。看完了?有问题吗?没有我们就来做题吧。」
这么流氓的教学方式好像很符合鸭蛋呢_(:3JZ)L
「翻得到算我输」这个应该是很多开卷考试的惯例了吧,一个物科院的前辈和我说,某门专业课期末开卷考,一兄弟不信邪带着电脑去了考场,然后就被出卷老师教做人了呢x

Yes!
感谢丹总!!!!

【Cor/Loqi】牙口好才是真的好

AU,必须是AU。

不算CP向。

依旧推大舅出来一起搞笑。

大概有搞笑吧,大概_(:3JZ)L



“啊——……嘶,好痛啊——”

Ravus忍不住捏了捏自己的睛明穴。

Loqi已经在一边哀嚎了将近两个小时了。

起因不过是自家妹妹Luna之前兴起的小爱好罢了。

 

情人节近在咫尺。不知怎么,Luna今年竟然打算自己做巧克力送人,尤其是给Noctis那个小兔崽子送本命巧克力。啧,Caelum家的小兔崽子到底有什么好,还不如那个刑警Nyx来得顺眼。

当然,这也不代表Ravus能接受Luna把本命巧克力送给Nyx。

虽然Luna自幼心灵手巧,但第一次做巧克力,再加上Luna又很喜欢进行一些新的探索,导致过程有那么些坎坷,以至于Ravus这几日总得带着几盒糖分过高或是黄油过多的巧克力到实验室来进行消耗。

尽管Ravus本人并不介意替自家妹妹分担这些甜蜜的负担,但就凭他一个到底还是吃不消。好在实验室的同僚们都是饿起来不分东南西北的主。尤其是Loqi那小子,是糖他都爱,家家甜品店新款从不错过,别说饿起来,就是不饿他都能一个人吃掉实验室其余人员的份。

这货这些年来都没看过牙医吗。

“哈哈哈哈Fleuret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牙口打小就好得很根本不用去看什么牙医啊!当年一口乳牙还是被我自己拔下来的呢!”Loqi说着又朝嘴里塞了一把Luna亲制的巧克力豆。

够了,他根本不在乎Loqi在吃糖上的光荣事迹!这货就不能安安静静地做实验吗?

你这么得瑟,会被蛀牙找上门的。Ravus内心的小人这么咒着。

 

直到情人节当天,Loqi都相当得瑟地替Ravus解决了甜蜜的麻烦(甚至包括了情人节当天Ravus收到的来自其他女性的本命巧克力)。

谁也没想到隔天这人就捂着高肿的脸颊进了实验室。

“你是没吃止痛药吗。”

“我早上就吃过布洛芬了!根本没用!——嘶,哎呦……”

“那就去看牙医,别在这儿叽叽歪歪的,不然把你塞去沃斯戴尔的实验室!”一边的阿拉尼亚终于抱怨出声。

Loqi立马安静得像只瑟瑟发抖的陆行鸟。

看在是自己间接导致的情况下,Ravus难得发挥了一下同事爱,替Loqi预约了隔天一早的牙医,还是口碑最好的那家牙科诊所。

当然,Ravus也就替Loqi预付了挂号费而已。

他把预约号和诊所名称地址写在了便签条上,然后拍在了Loqi的胸口,并笑得滴水不漏地对一脸超凶的Loqi说“不用谢”。

 

事实上Loqi对Ravus撒了谎。

他小时候还真就看过牙医。

曾经他的母亲骗他说“牙医都是很亲切的人,小Loqi乖啊,看完牙医妈妈做莓果蛋糕给你好吗?”结果他就天真地跟着自家母亲进了牙科诊所的大门。

现在想来,只怪年幼的他太好骗。

给Loqi看牙的根本不是什么亲切的大姐姐,而是一脸冷漠语气单调的诊所新人。对,他Loqi就是想强调【新人】二字。

君不见隔壁两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小孩一声不吭做完全套,他还当这事儿没他想的那么疼呢。等轮到他自己,就被那个新人给折磨得死去活来。

Loqi坚信,会这么疼一定是那个新人的技术问题,绝不是他自己病入膏肓,绝不是。

以至于他母亲那一句“麻烦您了Leonis医生”让他牢记在心,至今不曾忘记。

Leonis是吧,我Loqi会再落到你手里我就跟你姓!

好不容易养好了伤的Loqi吃着母亲做的莓果蛋糕恶狠狠地想着。

 

隔天一早,Loqi终于赶在预约时间过去之前找到了那家“Cor牙医诊所”。

“真是的,离我家这么远,Fleuret那家伙绝对没安好心!”

但若不是牙疼得实在受不了,从昨天早上开始就再没吃过流质食品以外的东西,他Loqi是绝对不会踏进牙科诊所半步的。

Loqi臭着一张脸找到了诊所服务台。

“Loqi·Tummelt先生对吗,请去3号间,医生马上就到。”

他一屁股坐上了3号间的诊疗椅还自动自发地躺了下去,没多久就听到了开门声。

“看来这次的病人挺配合,不错。”

这个声音。

Loqi一个起身转头看向门口,就见一个约莫40出头的男人关上了门走了过来。

他绝不会认错的。

“Leonis。”

“是我。”

“为什么你这诊所是用你的名字命名的?!一般不都是用姓吗?!”

“个人意愿。好了Tummelt先生请你躺下。”

“开什么玩笑!我Loqi再让你动我一颗牙齿我就跟你姓!”

“抱歉我没你这么大的儿子。况且替你预约的Fleuret先生特地注明一定要给你好好看看牙口,本着职业操守我希望你能老老实实躺下。”

“谁会老老实实躺下啊!喂——?!”

没人知道之后的那段时间里Loqi经历了一场怎样的体验。只见治疗结束后,Cor医生一边说着“记得按时过来补牙检查,费用去那里交”一边将Loqi推出了3号间。

悲愤交加如同签了什么不平等条约一般的Loqi在看到费用单后更加悲愤了。

“Cor·Leonis你给我等着!!!!”

接收到旁边小护士满是揶揄的眼神,Cor看了她一眼,“别管他。”

 

Fin.


【授翻】【FF15/NN】剑与王与笨蛋情侣

授权走:剑与国王

一句话:笑到岔气。对就是这样w

作者:らんま NYX愛!!

原文链接:喜欢的小伙伴记得来点赞哦!

禁止外网扩散!感谢合作!


——————————————————————————————


Caption:

并不能正经得起来,写得一如既往蠢笨的两个人……

 

是一个Noctis一不留神就陷入??事件的故事。

 

有奶油Play。

有深喉描写。

 

 

 

tag:啊那个18  FF15  ニックス  ノクティス  ニクノク  腐向け

 

 

 

结束了和Cor的训练,还满身是汗的Noctis就这么陷进了床铺。

 

日子一天天过去,训练的量逐渐加大,要求也越来越严格了。

 

 

“啊——……真累啊。”

 

 

尽管Noctis就着现在趴在床上的姿势便能入睡,但他还是挣扎着爬了起来走到桌子前。

 

他拿起桌子上小小的台历,在今天的日期上打了个叉。

 

指尖触碰着明天那画了圈的日期,Noctis笑了起来,将日历放回桌子上,拿起挂在椅背上的上衣便走出了房间。

 

 

 

他出了王城,径直向居民区走去。

 

他走过熟悉的街道。

路过繁华街,行人会在某些特定时段变多,他也已经对在人群中穿梭一事习以为常。

见到熟悉的脸孔就打声招呼,也会心怀感激地接过他人递来的食材。

 

 

这些都是不可能在王城里发生的事。

第一,会轻松自然地和他攀谈的人员就十分有限。

 

相较之下,不认识Noctis这张脸的繁华街与居民区的人们就会自来熟地和他搭话。

Noctis对这点非常开心。

 

 

他把路上获得的食材拿在手里,爬上楼梯来到目的地门前,从口袋里掏出钥匙开锁进门。

 

他打开了房间的电灯,将食材塞进冰箱,打开窗户给房间换气。

 

Nyx身为房间的使用者则由于在屏障外远征而并不在家。

 

想着是总归的事,Noctis便死缠烂打着想要备用钥匙。

Nyx最初因为怕麻烦而拒绝交出备用钥匙,然而他的耐心最后还是败给了不肯罢休的Noctis,于是还是满足了王子的要求。

 

作为得到备用钥匙的条件,Noctis得在Nyx外出时完成对方嘱托的事情。做完这些后,他最终点燃了香料。

 

 

Noctis非常喜欢这散发着同Nyx一样味道的瞬间。

这能让他立刻回忆起Nyx的体温。

 

 

 

他坐上安置在电视机前的椅子,感受着香气带来的舒心感,然后闭上眼睛,就这么睡了过去。


后续走:试阅结束吃正餐找我~


——————————————————————————————


补档。保佑你健在。

【授翻】【FF15/NN】剑与王子(8)

授权走  (1)

前文走  (1)  (2)  (3)  (4)  (5)  (6)  (7)

作者:らんま NYX愛!!

原文链接:喜欢的小伙伴记得来点赞哦!

禁止外网扩散!感谢合作!


——————————————————————————————


然后,王都沦陷的那天来临了。

 

 

 

Nyx注视着眼前Drautos已经断了气的亡骸。

 

 

为了故乡的荣誉。

 

 

尽管思念着故乡的心情是相同的,但不知从何时起他的想法与自己的已截然不同。

 

Drautos过于思念故乡而走上了歪路。

要是走错一步,自己说不定也会和这个男人踏上同样的道路。

 

Nyx自然感谢当初陛下捡到了他。

 

即便如此

被轻蔑,被当做弃子,被障壁守护着已经习惯了和平的王都市民们根本不在乎自己这群人如何在障壁外拼上性命进行战斗吧。

 

归根结底,自己这群人到底还是移民。

 

脑海中也的确有块角落是这么想的。

 

 

曾几何时,Noctis有一次缠着自己询问故乡的事情。

自己便就这么说起了母亲和妹妹的事。

以及,至今回想起当时的那一幕,自己也仍在后悔自己的无力这一点。

 

最终,Nyx忍不住将脑海中的一切全都倾倒了出来。

 

向着只有10多岁的青年。

而且那一位还是王子,自己却幼稚且不顾身份地胡乱撒气,Nyx为此慌慌忙忙地谢了罪。

 

 

【……对不起啊?我什么都没能做到。那,很痛苦吧?……很痛苦的……】

 

 

Nyx疑惑于王子的反应。

 

眼前的王子正在流泪。

为了他,为了他们这群人。

 

他记得,连他自己也快要落泪了。

 

 

 

Drautos与自己的区别。

 

就是Noctis的存在。

为了故乡,为了Noctis而坚持着战斗至今。

以及,现在则是为了把未来托付给他。

 

也许是过于残酷的未来。

即便如此,只要王子期望未来的话自己便为他争取。

 

只是,如此而已。

 

 

旭日东升,阳光照亮了周围。

只有这片景色永恒不变。

 

自己的身体正徐徐化作灰烬散去。

 

 

心中的惦念只有不能再成为Noctis的力量这一点。

明明自己从他那里得到的东西多的都称得上不值得了,可自己却没有回报他一分,这就是Nyx的惦念。

 

 

“……现在的话……说了也能被原谅吧。”

 

 

至今一直在脑海中徘徊却从未吐露的话语。

就算在那天自己也未能说出口。

脑海中只有他的身影,然后闭上了眼睛。

 

 

“我爱你。”

 

 

一说出口,果然就觉得不是自己的风格。

即便如此,也终于说出口了。

 

 

 

Nyx睁开眼,抬头望向天空。

照耀着自己的阳光与平稳吹拂的风,虽然这想法或许很傲慢,但他觉得这是历代的王们对他的犒劳。

 

 

 

“……之后就拜托你了。未来的国王陛下。”

 

 

 

 

 

 

 

 

 

[终]

 

 

剑与王子

 

 

 

后续接剑与国王

 

非常感谢您阅读至最后。


——————————————————————————————


顺便给《剑与王子与笨蛋情侣》补个档,求不挂吧。

有缘再见。

【授翻】【FF15/NN】剑与王子(7)

授权走  (1)

作者:らんま NYX愛!!

原文链接:喜欢的小伙伴记得来点赞哦!

禁止外网扩散!感谢合作!


———————————————————————————————


外面停了雨、夜空无云的时候,Noctis醒了过来。

他抬起脸,眼前是Nyx的睡颜。

男人朝着Noctis,一条手臂当成自己的枕头,一条手臂环着Noctis的腰,就这么睡着。

 

Noctis微笑着看着他,但很快就变作悲伤的神情。

 

 

“……其实……真希望你会对我说别去,呢。”

 

 

就算知道这是自己的任性,Noctis还是忍不住这么期望着。

 

 

“谢了啊,Nyx。”

 

 

Noctis凑近了还睡着的Nyx的脸,留下一个擦脸而过的吻,轻轻松开对方环在自己腰间的手臂而不吵醒他,然后下了床去了浴室。

 

 

过了一会儿,玄关的门被打开,响起了金属特有的摩擦声,但很快又被轻轻关上了。

 

Noctis的气息消失在房间里,Nyx睁开了眼睛,摩挲着仍留有余温的床单。

 

 

“……如果那句话说了就有用,那么无论多少遍我都会说的。”

 

 

Nyx起身,离开床铺打开窗户,抽出一根停了很久的烟点着了火。

 

将烟吸进肺部,太过久违的感觉令他不禁咳嗽起来。

 

 

“呜哇……真逊……真是,逊毙了……”

 

 

他靠着墙壁慢慢滑座在原地,呆愣地看着空气中漂浮的烟尘。

 

而后,当他注意到盯着烟尘的视线起了水雾时,他为了遮掩这一点,再度深深地吸了一口香烟。

 

 

 

 

 

◇◆◇◆◇◆◇◆◇◆◇◆◇◆◇◆◇◆◇◆

 

 

 

 

 

 

正午前。

 

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地听着警卫队的找茬,Nyx执行着看守王城大门的任务。

 

 

这个混蛋。

你已经被杀死100次了……。

 

尽管脸上一片平静,Nyx的内心却一点也不平静。

正当他准备在脑内上演第101次行刺时,耳熟的汽车引擎声传入了他的耳朵。

 

一回头,便看到意料之中的车正朝大门驶来。

 

 

那辆车刚好停在门前,Nyx与Petra重整站姿。

 

 

“王子、诸位,请多加小心!!”

 

 

Petra敬着礼说道,Nyx也正准备微微低头时。

 

 

“借了件衣服。之后会还你的。”

 

 

后座上的Noctis向他说道。

没想到对方会搭话的Nyx疑惑了一瞬。

然而,当他看到Noctis的样子时总觉得想到了些什么。

 

 

“……那件,外套……怎么有点眼熟。”

 

 

“啊啊,这个?我很中意就拿走了。”

 

Noctis指着穿在身上的Nyx的外套,理所当然地回复道。

 

那件外套是Nyx不知怎地很中意就买下来当私服穿的。

不会不眼熟。

他如今想起来衣服之前是被他挂在衣架上了。

 

 

“啊,这倒也没什么。”

 

 

“谢啦!”

 

 

被Noctis的笑脸引得Nyx自己也笑了起来。

 

 

“话说……没问题吗?”

 

 

“嗯?什么事。”

 

 

Noctis一脸呆滞地回问Nyx的提问。

 

 

“还什么事……结“啊啊!结婚仪式吧?超游刃有余的!!”

 

 

明白Nyx在担心些什么的Noctis在对方把话说完之前便慌慌张张地用回答打马虎眼。

 

 

 

“那,那边的事情不用操心也没事的!而且,我也已经好好整理过心情了。……我才没你想的那么弱啊。”

 

 

——带着这幅表情?

真是,不会说谎的人啊。

 

现在立刻就想将Noctis紧抱于怀的冲动游走全身,但Nyx握紧了拳头克制着自己。

 

 

“还请,多加小心。”

 

 

Nyx将当下能够说出口的心情全都包含在了这句话中。

Noctis一时噎住,却只回复了一句“我知道的”,便让Ignis开车启程。

 

 

车子开走时,Noctis探出身体朝Nyx挥手。

 

 

“我回来的时候,你敢死一个试试?!我绝对会再杀你一遍的!”

 

 

Noctis这么喊着,身边的Gladiolus说着“很危险啊!”便一把拉住他的手臂让他坐了回去。

 

 

“……结果还是被杀死了啊……”

 

 

Noctis抛出的话语引得Nyx苦笑着目送雷加利亚一路驶远直至不见。他满怀着祈愿,抬头看向一改昨日面貌的晴朗天空。

 

 

——请保佑那个人的未来,有幸福等待着他……


——————————————————————————————

还有最后一更……天亮了我会放上来的,大概x

这里的外套梗我好喜欢啊!

起因是图1。
我有毒。
手机5毛P图x别打我x

【授翻】【FF15/NN】剑与王子(6)

依旧外链预警!

授权走  (1)

作者:らんま NYX愛!!

原文链接:喜欢的小伙伴记得来点赞哦!

禁止外网扩散!感谢合作!


———————————————————————————————


Noctis的声音像是在哀求什么一般越来越弱,那话语令Nyx意识到了两人的如今。

 

终于心意相通了,

终于相爱了,

 

这却成了从明天起再不会来临的时间。

却成了决不被允许再次来临的时间。

 

那一日,如果自己没有从那里逃离的话,是否会有什么发生改变呢。

 

无论如何都已太迟。

再怎么后悔都不够。

 

 

─────我爱你。

 

 

这是与Nyx毫不相配的话语。

即便如此,他至今都从未像现在这般如此渴望将这一藏在心底的话语传达出来。

 

 

“……Noctis……”

 

 

他说不出口,便饱含着自己所有的思绪呼唤对方的名字。

 

 

“…………。”

 

 

突然听到对方在耳边叫着自己的名字,Noctis惊讶地抵住了Nyx的身体。

 

第一次见到Nyx这种表情。

第一次听到他略去敬语直呼自己的名字。

 

温暖的手掌抚摸着脸颊。

 

 

“……混、蛋……什么都来得好迟啊。”

 

 

转眼间,Noctis的眼中便留下了泪水。

他用一边的手肘支起身体,吻上了Nyx的唇。

Noctis不甚熟练地舔上对方的嘴唇,将自己的舌头伸了进去。Nyx微微一笑,将王子的舌头邀请进自己的口中。

 

 

“……已经,可以了吧?”

 

 

Nyx问道,Noctis似是才想起来一样看向自己下腹,而后害羞地别开视线,默默点头


——————————————————————————————

我对不起老尼,让他隔了一周才终于把欧几吃抹干净了x

我相信,这回应该不会再看不清了x

【段子】第九章if走向

一个段子
源于和雾太太 @雾落霜 的聊天
OOC成天边最美的一道云彩
只涉及原著CP王子公主

起因是这样的,雾太太给我看了她写的一个AR的段子。
雾「AR向的大舅都很憋屈呢!」
我「大舅这么沉闷没准就是宰相调教出来的!」
后来又想起群里小伙伴们讨论的露娜在电影和游戏里的形象区别,以及某一张截图。。。于是就有了这么个段子。
我真的不是黑,我真的不是OTZ

预警:这里的露娜是【大量携带个人私货的】电影版露娜。

片段一
「帝国宰相,Ardyn·Izunia」
「就是你吧,把我亲爱的兄长大人变成了如今这幅(划掉)八竿子打不出一个X(划掉)沉闷模样!」
「甚至还把Noct变成这样!」
「我Luna,今天就要把你,连同不配为神之名的利维坦,一同煮进我为夫君准备的营养杯面里!」
坚毅果敢的神巫,Luna,一手环抱着戴着杯面头套晕了过去的Noctis,一手撑起(划掉)鱼叉(划掉)神巫逆矛,这么对着眼前的帝国宰相说道。

片段二(本段节选自首相卡梅丽亚女士的新闻发布):
「我们对帝国宰相之死深表歉意。」
「然而贵国宰相不听劝阻,私自跑去召唤水神的前线,最后竟在垃圾处理场的杯面盒里找到了似为其身体的残留物,我们也实在是不能理解这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你说这是神巫的手笔?噢快别说笑了。」
「神巫Luna是一位坚毅而又善良的女性。尽管她在水神召唤期间持有神巫逆矛,但我相信贵国宰相还不至于不敌一位小姑娘才是。」
「何况自从Accordo从Lucis方面引进杯面后,杯面的销量在全国都非常可观,每日都会产生大量杯面垃圾。这盒杯面到底从哪里流出来的,实在是难以进行调查。」
「神巫是六神的代言人,是慈爱的象征。我相信,在神巫Luna的指引下,这个星球会变得更加美好。」

片段三:
【水都时报】“惊!水神陨落,帝国宰相惨死杯中,凶手竟是……”
【欧尔提谢新鲜事】“据悉,Lucis王子Noctis·Lucis·Caelum一行较原计划推迟将近一周出发。内部人员透露,王子似乎因食物中毒引发的急性肠胃病而与厕所缠绵约三天左右,产生严重脱水症状……”

片段二玩了一下英国足球流氓和俄国足球流氓事件的梗
好的我搞笑完了,感谢收看x
我真的,不是黑,真的。

【ff15/无cp】尼克斯的执勤之后

和你们吹吹我这个小伙伴,她的脑洞是星辰大海!

雾落霜:

梗来自和@乙宮 アカ雪 的聊天【
只是个关于王子小时候的段子
ooc预警(我完全是来搞笑的
以及,我真的不是黑(真诚脸
------
利波特斯最不能让人忍受的是什么?
在十分钟之前拿这个问题问尼克斯,尼克斯大概会说“酒品差”或者“睡觉磨牙”。
但现在,尼克斯第二十五次看了一眼手表,痛苦地拿眼睛丈量了一下自己和厕所之间的距离。
利波特斯最不能让人忍受的是他执勤换班总迟到!而且还越是熟人就越没有顾忌!尼克斯咬着牙。自己就不应该多喝那一杯水。
等到利波特斯姗姗来迟,朝尼克斯赔了个笑脸的时候,他“下班后请你喝酒”的承诺还没来得及出口,尼克斯就像风一样迅速地刮走了,只留下一个秋后算账的眼神。
.
五分钟后,尼克斯重新恢复了昂首挺胸的姿态,脚步都变得格外轻快。
走廊里十分空旷,只偶尔有人低着头匆匆而过。而拐角处的房间却一反常态地十分热闹,围观者挤挤挨挨地站着,但还是有不少人站到了房门外垫着脚往里张望。
尼克斯有点好奇:王宫里什么时候有这么多闲人了?
事实证明,没有抽不出时间的人,只有不够轰动的新闻。
年幼的王子站在窗台上,手紧紧地拽住绛红色的窗帘,简直恨不得整个人都挂在上面。圆圆的小脸紧紧皱起来,仿佛是要被迫独自面对高达5米的使骸巨人。
虽然隔得远,但尼克斯敢打包票,王子肯定是哭过了。
就算没有,也离哭不远了。
不过抛开王子的身份,一个还没他腰高对小孩子,受到惊吓而哭泣并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尼克斯想,也许他是爬上窗台之后又害怕会从窗户掉出去?
站在旁边的顾问看起来也是一脸焦虑,十分担心王子的安全啊。
尼克斯心里升起了一点同情心,和对淘气的小男孩的宽容。他挤开围在附近的人群,想走过去把诺克提斯抱下来。
他还没来得及朝窗台更走近一点,就听到了顾问对王子焦急地劝解。
“殿下,请您快下来吧!”伊格尼斯简直字字泣血,“虫子真的已经爬走了!”
……
如果我这时候扭头就走,究竟算不算是渎职呢?尼克斯深沉地想。

-End-
啊欺负幼诺真让我心潮澎湃啊(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