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宮 アカ雪

全龄向内容CP杂食,博爱党,BGBLGL均食,戳中我萌点我就给小红心小蓝手。车的话看具体情况。
怕在推荐里看到雷点的话请务必取关,感谢!

万圣节惊悚夜

梗自和我雾 @雾落霜 的聊天
某天突然聊到高数,她表示「我甚至一瞬间脑补一万字鸭蛋的高数老师paro,太可怕了,我要脱粉」
然后我写了这么个不知道是啥玩意儿的啥玩意儿x
随便看看,别深究细节x

Noct和Prompto不约而同地觉得自己一定是没睡醒。
不然他们怎么会在讲台上看到Ardyn·Izunia——那个常年在校园里四处溜达花式搞行为艺术根本没人说得清他是干什么的男人呢?
更毋论Ardyn还作吸血鬼的扮相了。
「诶呀诶呀,虽然这是节临时的夜课,但迟到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呢?嗯,看在你们长得很帅的份上,让我吸口血就行〜」
男人的话引得女孩子们低声笑了起来。还好Ardyn并没有要为难他们的意思,Noct和Prompto笑得一脸尴尬地在空位上落座。
「虽然你们任课老师离开前和我说过这堂课的进度,」Ardyn慢慢踱步下了讲台,「但我并不想用讲课的方式呢。难得的夜课,又是万圣节前夜,不觉得这么美好的时光应该做些有意思的事情吗?」
显然Ardyn的想法引起了几乎全场所有人的共鸣,教室一下子就骚动了起来。
「还好没翘掉夜课呢!我就说该来看一看的,对吧Noct?」Prompto显然也是兴奋群众的一员,他笑着用手肘捅了捅Noct,却感到Noct的身体正小幅度地颤抖着。
Noct完全不这么想。
他了解Ardyn,这个和他有着一丝稀薄血缘关系的男人自两人第一天见面起就从没让Noct过得安生过。Ardyn的笑容下面藏满了陷阱,让Noct在小时候吃尽了苦头。
他现在极度后悔自己来了这堂课。
「想必大家都没有听夜课的心情,我们就来场考试吧。」
霎时哀鸿遍野,所有人的心情都降到了最谷底。
「不过可以翻书哦。」
带了书的学生立刻笑开了花,翻出了自己的书,又掖着不让人抢去。
但Noct很清楚,男人的言下之意是「翻得到算我输」。
他的不安在拿到考卷的瞬间攀上了顶峰——他甚至根本不认得书写题目的是哪国文字!
「这到底是什么啊!!!!!」
「吵什么啊你!」
惊声尖叫着坐起身的Noct被突如其来的柔软物件砸中。他看着从脸上滑落到腿上的枕头,还没能缓过神来。
「出了什么事吗Noct?」Ignis摸索着开了灯,照亮了整个住宿旅车。
「我,我记得我在考试……」
「哇啊Noct你什么时候这么好学了?」
「喂!」
「好了!」Ignis阻止了插科打诨的两人,「现在才半夜,明天还要出发去巨神脚下,还是抓紧时间多睡会儿吧。」
Gladio打了个大大的哈欠:「Noct你是不是头疼得出现幻觉了?」
「也许吧……抱歉。」
「没事没事,年轻人嘛。」
鸡皮疙瘩顿时爬满了Noct的手臂。他颤抖着循声望去,看到酒红色头发的男人正在对面的下铺笑着看着他。
「可爱的王子殿下可要好好休息啊。」他一边说着一边缩回了被子里,「毕竟——」
「要是连题目都看不懂,可就太丢人了呢?」
Noct惊恐地睁大了眼睛。

Fin?

其实是实习期间被指导老师科普了一个「自学辅导法」
简而言之就是「来同学们我们把书翻到xx页,接下来自学到xx页的xx之前。看完了?有问题吗?没有我们就来做题吧。」
这么流氓的教学方式好像很符合鸭蛋呢_(:3JZ)L
「翻得到算我输」这个应该是很多开卷考试的惯例了吧,一个物科院的前辈和我说,某门专业课期末开卷考,一兄弟不信邪带着电脑去了考场,然后就被出卷老师教做人了呢x

评论(6)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