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宮 アカ雪

全龄向内容CP杂食,博爱党,BGBLGL均食,戳中我萌点我就给小红心小蓝手。车的话看具体情况。
怕在推荐里看到雷点的话请务必取关,感谢!

【授翻】【FF15/AN】当悲剧因谋略而被改写之时(P1~3)【爱到深处自然黑汉化组】

后文走:(P4~6)  (P7~9)

授权书如下。因为太太真的非常小心,授权要求相当严格,所以希望大家都能花些时间看一下。重点已在后面标出,也可直接跳过这里。

 重点:

1、按照太太的要求,这里不会附上太太的P名以及原文链接。太太表示不必特地去P站找到她的原文,所以喜欢的话留下你的评论吧~我会代为转达的w

2、请务必不要转载,尤其转出lofter!复制链接也请允许我拒绝!请务必不要去微博墙头、贴吧、论坛等等投稿,非常感谢!一旦有违反的话我会按照和太太的约定立即下掉这篇。

3、由于文章一定程度上携带私货,所以如果看到令你觉得不适的内容请务必右上角小叉叉x

废话这么多真的是十分抱歉,但由于太太曾经遭受过网络暴力真的非常担惊受怕,所以希望大家能够体谅太太的心情。

 排雷:有R18暗示但无描写、Noct后天女体化有


————————————————————————————————————————


翻译:原PO

校对:辻思A(lft同名)


————————————————————————————————————————


Caption:

着实可以称得上是Ardyn独赢,从游戏本身出发来说算作BAD END也没有问题的故事。
话说,第一次写FF15的小说就写出了这种东西,我是想干什么呀!
写着写着就自己吐槽了起来。

但是FF15的那个最后的场景…… 真的是让我怔住了!
不如说,我非常希望Noct能够幸福地活下去啊——!也希望Luna能够活下去啊——!于是怀着这样强烈的想法再加上自己的妄想,就写出了这样的文章……
喜欢FF15的大家,实在是抱歉了。


1.

Noct

Noctis•Lucis•Caelum

被水晶选中,被众神认可,被世人所爱的,最后的王。

将这样的他看作真王,将成为真王的他用这双手杀死,这才是Ardyn实现自己在漫长岁月里怀抱着的夙愿的唯一方法。

不,或许该说是曾经的方法吧。

 

 

“可为什么事到如今,竟会变成这样的心情呢。”

 

 

Ardyn手撑着脸颊,一个人自言自语着。

 

把王家永远地从这个世界中抹去既是自己的复仇目标,也是漫长岁月里心中唯一存留的念头。

为此他才潜入了与Lucis王国为敌的帝国,爬升至宰相的位置,提出了种种谋略……可事到如今,心中的另一种思绪却愈发骚动起来。

 

让那样美丽的王子就这么屈从于诸神和水晶安排的命运,实在是太过可惜了。

 

他这么想着。

 

 

“为什么……最后的王会是你呢?Noct。话说回来,至少你若不是王子而是王女的话或许会有……”

 

 

其他的方法啊……这句话在说出之前就消散在了ardyn的口中。

 

某个想法在他的脑海里一闪而过。

随后Ardyn的眼中迸发出前所未有的光彩。

 

 

“啊啊,就是这个。还有‘这种方法’啊。”

 

 

必将向王家复仇。

他并没有放弃这一目的。

虽然并没有放弃……但Ardyn意识到达成这一目的的手段绝不止一种。

 

 

“没错。复仇的手段绝不仅限于消灭王家这一种而已。不是还有其他……既能满足这份思绪又能完成复仇的方法吗。”

 

 

如果是这个方法的话,就没有必要把Noct让给众神和水晶了。

岂止如此,甚至还能让Noct属于自己。

不过,为此他必须提前做好各种准备才行……。

 

 

“嗯~这么一想,要做的还真不少呢〜”

 

 

首先得保证Noct确确实实地到达帝国。

不过有水晶在这里,就算放着不管,王子一行人也会自发前来吧。

然而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再增加一份诱饵得好。

 

除此之外还得考虑到Ravus。

再怎么说王的剑还在他手里。

为了以后着想,无论如何都得让他把剑交出来才行。

可是,虽然他现在贵为帝国将军,但对于我这个造成他妹妹死亡的罪魁祸首,绝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善意吧。

实在是不觉得他会老老实实把剑交出来。

 

 

“虽说也可以就这么强夺过来啊〜但这样就太无趣了〜”

 

 

而且为了将来着想,没准还是让这个男人活下来的好。

毕竟优秀的人才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找到的。

能够利用的人才还是得尽量笼络起来。

 

这样的话,就不得不准备能将他确确实实地变为自己人的怀柔手段了。

嘛,对现在的我来说,这件事也不过是信手拈来的难度而已。

 

 

“啊,还要做好迎接Noct的准备才行呢。”

 

 

当今的帝都已有半数都化作了死都。

若是按照先前构思的计划行事,那这也不算什么,但考虑到将来的情况,这方面我想也得处理一下。

毕竟要和Noct长久地生活下去,果然还是需要舒适愉快的生活环境吧。

关于这点的话利用帝国宰相的权限就能轻松完成,事情解决之后再做也行,不过……。

 

 

“话说,也并不一定要在帝都吧?不如说帝都完全不符合要求啊?毕竟是要和Noct长久生活下去的地方,这种破败的都市果然还是不行吧。”

 

 

现在的帝都使骸横行。

活人寥寥无几,仅仅在这座Zegnautus要塞里还残存了一些。

说白了,这里并不符合王族生活的标准。

 

 

“果然要配得上Noct……还得是壮丽的王城才行呢。精美的雕刻和色彩斑斓的家具,还有绿意盎然的广阔庭院……啊啊,对了。既然这样的话,也需要能骑着Noct喜爱的,那个叫陆行鸟的生物自由驰骋的空地呢。”

 

 

这么说来,还有更好的选项。

不,不如说只有那里才最合适不过。

那就是这个帝都根本无法媲美的…………“那座都市”。

 

 

“嗯,这样就好。就这么办。那里的话Noct也会感到开心的吧。”

 

 

但那不是目前急着要做的。

不如说等一切了结之后再慢慢地准备才好。

毕竟时间这玩意儿,对我而言已经充裕得都快腐烂了。

 

 

“还有的……就是Noct的朋友了吧?”

 

 

站在Ardyn个人角度而言,老实说他们实在是太碍眼了。

然而他们和Ravus一样,都是难能可贵的人才。

何况既然他们和Noct有关,就有不少可以利用的地方。

实在是没有浪费的道理。

 

 

“嗯~这么一想,的确有许多要做的事啊。但眼下,首先得想办法处理“那个”……吧?”

 

 

Ardyn喃喃道,他视线所指的前方是正在向部下下达各式命令的Iedolas。

 

为了将水晶之力化为囊中之物,而急躁地想把Noct手中的光曜之戒掠夺过来的,愚蠢男人。

对自己治理的国家已化为死地一事丝毫未觉,对因过劳而疲惫不堪的部下视而不见,只向着自己的野心一意孤行的愚蠢男人。

 

 

“为了自己的目的……虽说这样也不坏吧。我也是这样的人啊。然而……也得让他懂得自己的分寸才好呢。”

 

 

Ardyn这么说着,嘴边浮现起一丝笑容。

 

 

 

2.

王子失去了心心念念的婚约者,却没有悲伤的闲暇,在收到光曜之戒后身为王者的责任的重担一下子压在了肩上。

然而却被叱责着快把心态调整过来,有时甚至会被怒吼着要求更加考虑周围人的情况。

 

对于这些,Noct忍耐得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好。

 

因此等回过神来的时候,Noct在闲暇时愈发变得独自一人了。

 

而在距离这样的Noct不远处,有一个人正静静地观察着。

是Ardyn。

不久前他便隐藏起自己的气息,监视着Noct一行人的行踪。

 

 

“嗯~怎么说呢。从者啊,得守护王吧?至少得待在附近才对吧。这真是……让人看不下去啊。”

 

 

反过来伤害到自己应该保护的对象,这已经远超近卫失职的程度了。

 

 

“王的责任与使命,可是比想象中的更为沉重。然而却这么轻松地挂在嘴边,果然因为不是当事人吧。”

 

 

Ardyn脑海里浮现出Gladio的脸,这样说道。

Prompto并没有阻止仿佛吞了枪药一样的同伴,不过是在那坐立不安罢了。老实说他就不是个能够守护并支持王的可靠存在。

唯有率领这些人的Ignis,在Ardyn眼中才是勉强能派的上用场的人吧?可他的眼睛因为受伤失明了。

而这些正是在突发情况下,或许无法守护王的漏洞所在。

 

 

“能够理解王的,就只有王啊。啊,算了。总之,必须得完成之前的计划才行。”

 

 

于是Ardyn潜入列车,将时间停止并挑衅Noct,然后更是化身为其友人之一的Prompto。

成功让Noct将真正的Prompto看成自己,并将他从列车上击落,完成了预定的计划。

 

 

“这下,就有足够分量的诱饵了。”

 

 

Ardyn将被手刃打晕的Noct抱起,笑了起来。

 

先前从列车上掉落的Prompto已由事先安排好的部下捡起运往帝都了。

为了拯救被捕获的朋友,Noct必然会向帝都前进吧。

 

 

接下来自己会……

 

 

“不想让Noct留下痛苦的回忆呢。趁着他睡着的时候解决掉一切吧。”

 

 

他郑重地将昏迷的Noct搬到了卧铺车厢。

然后温柔地将王子放置在床铺上,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瓶子。

 

 

“这个方法虽然会稍微花些时间,但不会对身体造成负担,也不会变为怪物呢。”

 

 

Ardyn将小瓶子里的液体含在口中,对着Noct的嘴喂了下去。

或许也归功于他的昏迷状态,液体十分轻易地就顺着Noct的喉咙流入了身体。

 

 

“这样再经过一段时间,Noct就会重生了哦?从王的责任与众神单方面强加的使命里逃离,成为一个全新的自己吧?”

 

 

Ardyn怜爱地轻轻摩挲着Noct的脸颊。

其实他很想就这么带走Noct,然而迎接的准备尚未就绪。

何况他让Noct饮下的东西也得花些时间才能被王子的身体接受。

(虽说得花些时间,不过等到Noct抵达帝国时就能完成了吧。)

 

 

所以Ardyn觉得在此之前,在这段仅有的时间里,让王子和同伴们一如既往地度过时光也没什么。

要说原因的话……一旦时机成熟,对他们而言,Noct将会成为无法触及的存在。

 

 

“到那时就尽情地后悔吧,对没能珍视最为重要的王的自己,尽情地忏悔吧。”

 

 

Ardyn停下摩挲着王子脸颊的手,又一次仿佛要接吻一般将脸凑近Noct。

然而突然间他感受到冷风拂过自己的头发,Ardyn只好面露苦色,不情不愿地离开了Noct。

 

 

“真是的……神还真是不解风情啊,竟然妨碍命中注定的两人相会。”

 

 

恐怕是冰神的杰作吧。

自己将要做的事情,虽不是全部,但也许已多少被察觉到了一部分吧。

 

 

“啊,无妨。这次我就老老实实地撤退了。然而这个孩子……Noct是我的。如果插手此事的话……”

 

 

就算是神,我也绝不原谅。

Ardyn瞪着风吹来的方向,嘴边勾起冷酷的笑容,转身离去。

 

 

 

3.

Ardyn回到帝都后径直走向了帝国皇帝Iedolas的所在之处。

接着向Iedolas请求赏赐。

 

 

“想要……赏赐?”

 

 

面对这个利用将使骸制成兵器的技术爬上宰相之位的男人请求,皇帝Iedolas重重地蹙起眉头。

 

迄今为止这男人从未谋求过什么。

虽然自己将他重用,并让他成为了宰相,但这个男人……Ardyn从未向自己提出任何欲求。

然而今天,这样的Ardyn竟对自己说想要“某样东西”。

对此,Iedolas神色阴晴不定。

 

 

“是的,就是这样。皇帝陛下。再过不久,Lucis的王子就会抵达这里了吧。在成功捉拿他后,希望您能将他赏赐于我。”

 

 

Lucis的王子……虽然话是这么说,可那名为Lucis的王国已不复存在。

趁着水晶夺取作战的当口对王都发动奇袭,在将当时的Regis王杀害之后,灭国已成实质性的结果了。

从外交意义上来说,王子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

而在这样的他手里,有着能够操纵水晶之力的戒指。

因此Iedolas本想着待王子被捕并夺走戒指后,要将他在大庭广众下处刑并向全世界告知Niflheim帝国已掌握了世界霸权的事实……

 

 

“你到底在想些什么?Ardyn啊。就算把王子赏赐给你,他也没有任何利用价值吧。还是有别的计划?你想研究那份王家才持有的特殊力量吗?”

 

“不不,皇帝陛下。只是我个人,希望得到王子……仅此而已。”

 

 

Iedolas并不完全相信Ardyn那套只是出于个人想法而希望得到Noct的说辞。

的确Ardyn为帝国版图的扩大做出了不小的贡献,然而他也曾觉得这男人深不可测得令人害怕。

因此Iedolas并没有就此相信Ardyn所言。

 

 

“朕是不会把王子交给你的!得到水晶之力后,为了让所有人都知道世界是帝国的囊中之物,王子必须在大庭广众下被处刑。朕会赐给你别的,这一点你就忍忍吧。”

 

“公开处刑吗。那种东西,用替身之类的顶替一下不就成了?”

 

“不行!只要他还活着,就会对帝国造成威胁!要是他再率领起试图复兴Lucis王国的团体,事情就变得棘手了。”

 

“即便我说会好好控制住他,防止这一切发生也不行?”

 

“同样的话别让朕说两次!Ardyn啊!”

 

“……这样吗。那就……没办法了呢。”

 

 

Ardyn窃笑着抬起了头。

Iedolas似是感觉到不安,露出了怀疑的神情。

 

“从个人角度而言,我想要得到Noctis王子。这绝非是谎言而是我发自内心的想法,但皇帝陛下似乎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啊。”

 

 

Ardyn一边比划着夸张的手势,一边开口道。

Iedolas那双看着Ardyn的双眼也愈发透露出危险的光芒。

 

 

“看来皇帝陛下您对于努力让帝国变得如此辽阔的部下,也并没有足够的宽宏大量来赐予他期望的赏赐啊。哎呀,真是可惜了。”

 

“闭嘴,Ardyn啊!你以为是在向谁讨要赏赐!”

 

“向谁……不就是向着身为统治者却没有治国的度量和技巧,一而再再而三地贪婪他人之物,欲望无限膨胀的皇帝陛下您吗?”

 

“Ardyn,你这混蛋……居然敢对迄今为止这么重用你的朕如此无理!现在你不再是宰相了,朕要把你从帝都中驱逐出去!快,快从朕的面前退下!”

 

“诶~我不在的话,反而是皇帝陛下您会感到困扰的吧。毕竟您将全帝国的事宜都委托给了我,自己一心沉迷于夺取他国啊。”

 

 

Ardyn的笑容丝毫未减,仿佛宰相一职被卸任与他毫无关系一般。

他愉快地笑着,打了个响指。

对着露出这般游刃有余神情的Ardyn,Iedolas变得愈发焦躁。

 

 

“朕让你闭嘴!来人啊,快来人!把这个没礼貌的家伙,从朕面前……从朕…面、前………………”

 

 

Iedolas猛地用手按住胸口,露出痛苦的神情。

而Ardyn只是愉悦地看着这一切。

 

 

“A,Ardyn……你这混蛋,对朕做了………………什、么?”

 

“这个嘛……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哦?不过是将迄今为止都在我控制之下的东西,从束缚中解放出来了而已。”

 

“你、说……什、么?”

 

 

突然间,Iedolas的身体各处都渗出了黑色的东西。

Iedolas知道这是构成使骸的东西,他瞪大双眼看着Ardyn。

 

 

“你、这混蛋……到底是、什么时、候……在、朕的……身、体里…把…使……骸给………………”

 

“谁知道?到底,是什么时候呢。实在是太过久远了,已经完全不记得了啊。不过无所谓了吧。世界已经基本是帝国的囊中之物了。您这积年累月的世界霸主之梦,可是已经好好实现了哟?”

 

“…啊……啊啊……啊……呃………………”

 

越来越难以忍受的痛苦,让Iedolas从王座上滚落了下来。

而Ardyn只是冷冷地俯视着他的丑态。

 

 

“不过到这就可以了吧?年事已高的您也没几年可活了,世界霸权也带不去往世吧?”

 

“……呃啊………………啊……”

 

“迄今为止都和退位别无二致了,干脆就此正式退位了也好。而且啊,皇帝陛下。您的剧目……已经结束了。”

 

 

Ardyn在躺在地板上苦苦挣扎的Iedolas面前蹲了下来。

 

 

“无需担心,帝国也会就此完全落入我的掌控之中。然后史书会这样记录吧。Niflheim帝国在最后的皇帝死后,重生为一个全新的国度,这样。”

 

 

Ardyn语毕,Iedolas目眦欲裂。

而注意到了这点的Ardyn更为得意地说了下去。

 

“新生国家的名字……对了。就叫新Lucis王国怎么样?然后新生的国家会由继承了Lucis王家血脉的人们来治理并率领民众”

 

“!”

 

“所以说,您已经没用了。何况连自己的都城化为死城都没能察觉的无能皇帝,就这么消失了也没什么吧?”

 

 

不过啊,我还是有那么一点感谢你的哦?

所以即便是只有短短的一瞬,我也确实让你成为了世界的霸主。

 

Ardyn依旧笑着讲个不停。

在这期间,Iedolas的身姿正逐渐地改变。

最终,他变成了一只彻头彻尾的怪物。

 

 

“那么……让“原”皇帝陛下前往指定的地点吧?欢迎Noct一行人的准备还没完成啊。在我继续准备的期间,希望您能成为他们的对手。看,迎接国宾也是一国之主的义务对吧?”

 

 

原本是Iedolas的怪物遵照Ardyn的命令,朝着某个方向而去。

接着王座大殿的门被推开,展露出Ravus的身影。

 

 

 

————————————————————————————————————————

作为‘爱到深处自然黑’小分队的第一篇汉化作品,若有不到位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

校对小伙伴不是15粉,所以和她大致解释了一下前因后果,她表示“哇宰相是黑了吧?黑了好哇!”

不宰相他本来就是个变态x

全文共有9页所以我会分3天贴上,再加上这篇的番外(也就是授权里提到的另一篇文章),从今天起刚好发到520。我真机智。

说真的,这篇我真的觉得,一点也不BE!不如说相当TE才对!

变态宰相最棒了!

评论(19)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