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宮 アカ雪

全龄向内容CP杂食,博爱党,BGBLGL均食,戳中我萌点我就给小红心小蓝手。车的话看具体情况。
怕在推荐里看到雷点的话请务必取关,感谢!

(终)【授翻】【FF15/AN】当悲剧因谋略而被改写之时(P7~9)【爱到深处自然黑汉化组】

前文走:(P1~3)  (P4~6)

授权见前文,这里只重复强调一点:请勿外转!感谢合作!

排雷:无R18具体描写但有暗示、Noct后天女体化有


一堂千里的老祖宗终于和脑壳小姐姐开车了

话说每次看这对CP的文的时候从没意识到过这两个人有虽然已经隔了2000年但依旧存在的血缘关系呢_(:3JZ)L

本篇到这里就结束啦!

明后两天应该是晚10点附近更新Ignis视角的后日谈w


—————————————————————————————


翻译:原PO

校对:辻思A(lft同名)


—————————————————————————————

7.

“…………嗯……”

 

 

Noct微微睁开了双眼。

从窗户里透进来的光线来看,恐怕是黎明时分吧?

 

他环视四周,尽是些高档的家具,身下的这张床也毫无疑问是高级品。

华盖自天花板坠下,床上遍布着精细的手工艺痕迹……至少这些东西一定不是平民能负担得起的。

 

 

“这里,到底是哪儿?为什么我会在这种地方?”

 

 

自己残存的记忆仅到晕倒在帝都要塞为止。

他走到了水晶面前,在快要碰到水晶的关头被Ardyn阻止……

 

 

“对了!Ardyn!那个混蛋到底去哪儿了!”

 

 

Noct猛地掀起被单,坐起了身子。

然而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违和感,不经意间低头看去……接着Noct便惊声叫了起来。

 

 

“这、这是什么啊——————!”

 

 

自己是男人。

毫无疑问,是个男人。

 

 

然而现在自己的胸脯上出现了不该有的隆起。

Noct慌慌张张地向下探去,该有的部分却消失不见了。

 

他急忙跑到屋内的镜子前站定,哑口无言地看着镜子里映出的自己模样。

 

及地的长发。

虽然小巧却实实在在的胸。

还算有点的身高略微缩水了一些,音调也有所变高。

 

镜子里倒映着的,是一脸困惑的少女。

没错。

Noct变成了女性。

 

 

“为什么?怎么会?我到底是怎么变成女人的啊!完全想不通啊!”

 

 

Noct疯狂地挠着自己的头。

伴随着咔塔一声,Ardyn身着高级西服走了进来。

 

 

“啊,终于醒了啊,Noct。因为你迟迟不醒,我可是相当担心哦?”

 

“Ardyn!是你这混蛋干的好事吧!你到底都对我做了些什么!”

 

 

如果自己的记忆没有出错的话,Ardyn的的确确说过他在自己身上做了些手脚。

还说过,下次醒来的时候,Noct就会重生成全新的自己。

 

所以Noct才步步逼近Ardyn,用手紧紧抓住他的胸襟。

 

 

“做了什么……正如你所见哦,Noct?虽说保持男人的样子也没什么不好,但说到要成双成对的话果然还是得一男一女才对吧?而且要生孩子的话,比起男人来说还是女人的身体更方便呢。”

 

“混蛋,原来那不是在开玩笑啊!”

 

“我可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哦?而且啊,我那时也说过了,任由事情发展的话,Noct你可是会被诸神强加上使命,不得不背负上必死的命运。”

 

“…………诶?”

 

 

听到Ardyn的话语,Noct愣在了原地。

Ardyn则将Noct的手从自己的胸襟上拨开,转而缓缓地用自己的双手将其包裹起来,继续说道。

 

 

“诸神啊,想将我从这个世界上消灭掉,将这个被使骸侵袭而化作不死怪物的我呢。而他们正打算把这一使命强加给你。”

 

 

虽然的确存在这种可能性,但为此Noct不得不在水晶中沉眠十年。

而且就算经由十年沉眠得到了水晶之力,为了释放这股力量也需要献上国王的性命……也就是要以Noct的性命作为代价。

 

 

“也就是说,诸神为了让你完成使命,会要求你去死呢。”

 

“怎么会……”

 

Noct一脸震惊。

Ardyn则抱着他慢慢走向床铺。

 

 

“但是我啊,想将你从那样的命运里解放出来。重生的你若能就此依偎在我身边的话,我便会尽可能地实现你的心愿。因为我可是你的丈夫啊,尽力完成妻子请求的这点出息我还是有的哦?”

 

“我的愿望……你究竟能实现得了什么啊!”

 

“嗯~?我觉得有很多都能实现哦?比如说让白昼重回被黑夜笼罩的大地之类的,因为我可以随心所欲地操纵使骸呢。只是这种程度的事情的话,我全都可以替你实现哦。”

 

“诶?”

 

“虽然无法完全将使骸清除,但控制它们不再继续扩散还是没有问题的。其他的……比如你的朋友们以及原婚约者的将来,我也能一并担保哦?”

 

“原婚约者……难道你是指Luna?可Luna明明在那时候被你这混蛋给……”

 

“啊,这么说来我还没有告诉过你吧。Luna已经被我完美无缺地复活了,将来也会陪伴着她哥哥一起复兴Tenebrae吧?”

 

“……骗、人…的吧?复活什么的…这种事情…………”

 

 

能办到吗?Noct这般喃喃自语着。Ardyn则将她放回床上,顺手拿过放在一边桌子上的机器。

接着机器显示的画面里,出现了Luna和其兄长Ravus,正在那令人怀念的、Gil花肆意绽放的花园里一同欢笑着的场景。

 

 

“虽然我看起来是这幅德行,但我还是相当有学问的呢。只要我有心,就能办到这种事情。”

 

“那,Luna是真的……复活了吗”

 

 

并且她与兄长Ravus一同在Tenebrae幸福地生活着。

知道了这点之后的Noct,心中的那股悔恨似乎也消散了那么一些。

 

 

“还有别的事情要告诉你哦。是关于你朋友们的。Prompto现在是王家专职陆行鸟饲养员呢。毕竟他似乎挺喜欢动物的,你以前似乎也常常会骑陆行鸟。其它在这王城里生活的动物们,也都交由他来饲养了。”

 

“诶?”

 

“Gladio则成了准将,毕竟他生来就是参军的命呀,这算是他与生俱来的职责吧?”

 

“…………”

 

“至于Ignis的话……”

 

“打扰了。”

 

“!”

 

 

门啪嗒一声打开了,Ignis身着着执事模样的衣服走了进来。

看到他的Noct想要跑到他的身边,却被一边的Ardyn环住腰而没能得逞。

Ignis无言地看了两人一眼,便专心做起了自己的工作,然后向华盖对面的Ardyn说道。

 

 

“早间的更衣准备已经就绪。既然Noct王女已经醒了,那么是否需要通知厨房准备早餐……”

 

“是啊,那就让他们准备两人份的吧。但是Noct才刚刚醒过来,就让他们做些容易消化的东西吧。早饭如果能端到这里来的话,就在这里解决好了。”

 

“我明白了。”

 

“等一等,王女是……而且Ignis你这副装扮……话说Ardyn,你也该把手放开了吧!我在和Ignis说话啊!”

 

“好了好了,不要一大早就这么暴躁呀!他可是很忙的,毕竟他不仅是Noct的专属执事还是宫廷侍从长呢。让他在此留步的话,工作没法进行下去可就麻烦了啊?那么Ignis,你可以退下了。”

 

“…………遵命。”

 

 

Ignis木着脸行完礼便退了出去。

Ardyn则对着一脸不满地目送Ignis离开的Noct开口说道。

 

 

“那么,总之先换衣服吧。睡美人公主终于醒了,想必大家都会很高兴吧。而且Noct也有很多想知道的事情吧?自己现在到底在哪里,世界到底变成什么样了之类的。”

 

“那些事……”

 

的确,Noct有太多疑问想要问Ardyn。

世界怎么样了,为什么伙伴们会侍奉着身为敌人的Ardyn,最重要的是Ardyn到底打算如何对待被他变成女人的自己……

 

所以Noct一脸不情愿地停下暴躁,穿上了Ardyn推荐的女人衣服……而且还是裙子,和Ardyn一起吃了早饭。

 

 

 

8.

在终于结束了繁忙公务的那天晚上——

 

和Ardyn一同吃完早饭后,Noct似乎因为接收到的种种情报而大脑过热了。

毕竟从Ardyn那里听来的情报,已经远远超出了Noct的承受范围。

 

 

“虽然我知道帝国被毁灭了,也成立了新的国家。”

 

 

新Lucis王国。

这就是自己如今身处的国度。

王都与Lucis王国时期一样同为Insomnia,现在正在急速复兴中。

王城也是将Noct曾经居住过的那座进行修理与改建而成的,与此同时也派遣了人手前往王都进行重建活动。

 

这些都无所谓。

直到这里Noct都还可以理解。

 

问题在于…………

 

 

“新任国王是Arydn,而其王妃……为什么偏偏是我啊!”

 

 

不,说起来,真要追溯的话Ardyn原本也是Lucis王家的人。

他作为王都复兴的前线指挥,已率领军队消灭掉了在化为死城的帝都Gralea里徘徊的使骸。若是这样的他,为民众所支持而成为新的国王……虽然Noct不能苟同,但也不是无法理解。

 

然而Ardyn的妻子为什么会是自己啊!

说白了自己根本不能理解……不对,是根本不想理解!

 

不过,虽然在陷入沉眠前,他已从Ardyn的话语里了解到了缘由,但大脑依旧拒绝去接受这一切。

 

 

“啊啊,真是的!越来越搞不明白了!”

 

 

Noct一边胡乱地捶着枕头一边发着牢骚。

自那以后她也曾见到过Gladio和Prompto的身影,但却无法接近他们和他们交谈,何况之后又有与民众的会见和婚礼的日期商讨、又是理发又是量婚纱的尺寸等等……这些已经完全折腾得她筋疲力尽了。

 

 

“明明身为王子的我成了女人,却没有任何人提出质疑。不管怎么说民众都应该感到疑惑的吧?”

 

 

似乎Ardyn在此之前,就向民众告知Noct是出于安全考虑才被作为男性抚养长大的。

因此对于在Arydn的护卫下出现在电视机里的,身着长裙的Noct的身姿,谁都毫不怀疑地全盘接受了。

 

然而即便如此还是很奇怪。

自己由于父王Regis的教育方针一直尽可能过得和庶民一样……也就是一直有去学校上课。

就是说作为男人的自己的身姿应该是广为人知的。

可是,为什么?

 

 

“啊,Noct你又摆出那副令人害怕的表情了。这可不行哦?难得长得这么漂亮岂不是白白浪费了?”

 

“真是多嘴!混蛋,你到底干了什么啊!明明身为男人的我变成了女人,所有人却一下子就这么接受了你的说辞!”

 

“民众啊,说到底就是这样的存在哦。对他们来说王族是远在天边的,只要给个稍微过得去的理由他们就会听信你的话呢。”

 

“就算你这么说,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好了好了。这种话题就到此为止吧。”

 

 

Ardyn突然推了Noct一把。

因为实在是太出乎Noct的意料,所以她一下子就倒在了床上。

 

 

“你这……突然想干什么啊!”

 

“嗯?因为我们虽然还没举行婚礼,但也已经和夫妇差不多了,毕竟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那么要做的事情也只有一件了吧?”

 

 

Ardyn温柔地抚摸着Noct的脸颊。

被他推倒在床的Noct则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了。

 

Ardyn声音变得更为温柔,对着Noct说道。

 

 

“话说,Noct,听过睡美人的故事吗?”

 

“哈?小时候在绘本上有读过来着?”

 

 

Noct一脸那又如何的表情,Ardyn则接着说道。

 

 

“其实啊,直到昨天为止,世界都是‘唯有黑夜’的状态哦”

 

“哈?你到底在说些……”

 

“我是觉得,随着Noct的醒来让世界也一并苏醒之类的真是十分浪漫啊。所以直到你醒来前我都让世界被封闭在暗夜中了。所以说民众才会如此高兴啊。”

 

 

世界终于迎来了黎明。

 

听到Ardyn的话语,Noct的表情僵住了。

 

的确自己被Ardyn护卫着站在电视机前时,媒体记者们都过于激动了。

之后看电视时,她也注意到了通过转播看到自己现身时,人群欢呼雀跃的场景。

 

但是没想到,竟然是因为这样的理由。

 

 

“虽然这是刚刚才传到我耳朵里的消息,但你知道国民都怎么称呼你吗?他们似乎把你叫做黎明的公主殿下哦。诶呀,Noct还真是相当有人气呢。”

 

“黎明……这不都是由你操纵使骸弄出来的吗!”

 

“是这样。但是民众是不会知道这件事的。而且对他们来说事情的真相怎样都行,只要能过上和平安稳的日子就够了。这就是对民众而言最为重要的事情啊。”

 

 

没有使骸的威胁,也没有暴君的压迫,能够安稳度日的生活。

 

这对民众来说,的确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毕竟他们不久前还苦于帝国的威胁,惧于使骸的可怖,憔悴于不曾光明的黑夜。

对这样的他们来说,终于盼得的黎明与和平是极为可贵的。

 

可贵到,即便现在被他们尊为国王的男人才是一切的元凶,也能毫不在意的程度。

 

 

“啊啊,对了~没准世界会因为Noct再度回到黑暗中去呢~”

 

“什么?这话什么意思啊。”

 

“我是说,一切都取决于Noct你的想法咯。如果你能就此乖乖成为我的人,那么我会让这个世界如常昼夜更替。不说民众,你的朋友们也好,原婚约者Lunafreya小姐也罢,他们现在享受的幸福生活也会继续下去的。”

 

“…………如果,我拒绝呢?”

 

“那就如我刚才所说,世界会重返黑暗。顺带一提,Lunafreya小姐也会重归亡骸,你的朋友们也会成为使骸的一员吧?”

 

“!?”

 

 

Noct睁大了双眼。

 

Ardyn恐怕不是在说谎吧。

他是个说做就做的男人。

Noct从以往的经验里已经足够充分地了解到了这一点。

 

 

“怎么办?我是不会强迫你的哦?全部都交给Noct来决定呢。”

 

 

Noct因Ardyn的话语而低下头。

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

 

一时间沉默蔓延开来。

在此期间Ardyn一直等待着Noct的回复,让Noct知道他的确在尊重着她的选择。

对此Noct愈发低下了头……过了一会她终于从牙缝里挤出了小声的回复。

 

 

“…………别开玩笑了。说什么做选择啊。从一开始我就没有任何选择的权利吧。”

 

“是吗?我觉得诸神赋予你的使命也会是一样的东西哦?那时候,Noct你就不得不献出生命了啊。”

 

 

活着的当下不是更为美妙吗?

 

Ardyn温柔地抚摸着Noct的头说道。

然后他轻轻拭去了对方眼中浮现的泪水。

 

 

“没关系的。从今往后,我会一直保护着Noct的。我会让你再也没有痛苦与烦恼,幸福地生活下去。”

 

“…………成为你的人这件事本身就足够让我痛苦了。”

 

“嗯~那么我就不得不努力让你忘掉这种痛苦呢。”

 

 

Noct闭上眼,不再去看笑得狡黠的Ardyn。

Ardyn这次则确确实实覆上了Noct的身体。

 

 

“那就抓紧时间,行夫妻之事吧?我啊,想和Noct生好多好多的孩子呢。你瞧,孩子不是会让夫妻联系更为紧密吗?”

 

“……说什么孩子啊。你这混蛋怎么看都不像是能好好养孩子的人吧。”

 

“才没有这回事呢。虽然我是这幅样子,但该努力的地方我也是会努力的。所以啊,等孩子出生了,我会尽全力去当一个好父亲的。当然,我也会去当一个好丈夫的。”

 

 

Ardyn说着,吻上了Noct的唇。

Noct的神情仿佛不再有所顾虑,她放松全身,眼里再度浮现泪光。

Ardyn向之前一样拭去了那泪水,露出了久违的、真心实意的笑容。

 

 

 

9.

许是因为初次体验夫妇之事而累极了吧,Noct依旧在梦中酣眠。

自觉活了这么多岁数却依旧做过了头,Ardyn只好苦笑着抚摩起Noct的秀发。

 

 

“啊啊,Noct。果然还是你最棒了。从出生至今,我真的是从来都没有如此满足过呢。”

 

 

虽然现在的情况已经和当初的复仇计划相去甚远,但事到如今,他只觉得改变了计划是自己做的最为正确的决定。

 

如今Noct已完全属于自己,过去将自己放逐的王国也不复存在。

毕竟那放逐了自己的王室已落入了自己和最后之王的手里,那曾经想要将自己杀死的原Lucis的王现在也该在冥府里懊悔不已才对。

 

而且Noct的伙伴们也是如此。

自己给予了他们在离Noct似近非远的地方工作的机会,但他们再也无法和以前一样接近Ncot的身边。

被杀了也不解恨的男人夺走了爱戴的王,只能眼睁睁看着王依偎在男人的身边,这对他们来说相当痛苦吧。

 

 

“如果因为王被我夺走而感到后悔的话,当初就该好好地守护好王才对呀。可是你们却没能做到呢。”

 

 

竟然被我这样的男人,给夺走了最为珍视的王呢。

 

这么说着,Ardyn眼前浮现出只能用视线射杀自己的那些人的身影,而后嗤笑出声。

 

在帝都把他们和Noct一齐带出来之后,Ardyn在昏过去的他们身上做了些不同于对Noct使用的手段。

因此他们如今虽有自己的意识,却依旧无法违抗Ardyn的命令。

一旦他们起了别的心思,激烈的疼痛便会贯穿全身,让他们无法动弹。

 

如今的他们已毫无疑问成为了Ardyn的奴隶。

留有意志却无法反抗,这才是令人悲哀的地方。

 

 

“啊,这么说来全世界的人民都是如此呢。”

 

 

在Ardyn还身为帝国宰相的时候,主要从军事方面对使骸加以研究与利用。

然而当他决定要将Noct纳为己物时,便开始了其他方面的研究。

 

不过,这对完全掌控了使骸之力的Ardyn来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

 

首先用帝都的人类作为实验体,进行让人不成为怪物也能受其控制的研究。

在此期间他研究出了用使骸让人复生的方法,并成功将其应用在了Lunafreya的身上,令她重新活了过来。

(顺带一提在当今只有Ardyn才拥有与复生技术相关的知识。)

 

然后让人不变成怪物就能受到控制的技术终于被开发成功了。

在那趟列车里让Noct喝下的,则是通过那项技术精心调整过的特别的使骸。

 

于是使骸进入了Noct的体内,并按照Ardyn的意愿让Noct变成了女人。

现在,因为他想要多享受会儿蜜月的时光,所以Noct的身体暂且不会有更多变化,但随着时间推移,他还打算让Noct怀上自己的孩子。

 

然后趁着晕倒在水晶前的Noct还在沉睡的时间里,Ardyn将世界封入了黑暗之中。

并且他还在世界范围内广泛散布了某种东西。

那是混入了微量使骸的,食物。

 

没有阳光,人们无法自力更生种植作物。

即便他们想狩猎或钓鱼,但极度危险的使骸遍布各地,人们根本无法外出。

所以人们就不得不食用Ardyn在世界范围内提供的食物来维持生命。

 

Ardyn正是看破了这一点,才让世界陷入了黑暗。

虽然也有让世界配合Noct的醒来而重返光明这一浪漫因素在内,但更为必要的是让全世界的人们都被使骸所侵染。

 

因此,说是全世界的人如今都在Ardyn的支配之下也不为过。

他们成为了下意识就服从Ardyn,为Ardyn而动的存在。

他们体内的使骸,会本能地服从身为王的Ardyn。

 

所以,本该是王子的Noct其实是女人并将成为Ardyn的妻子,人们就算听到这样的发表也会立刻接受这套说辞。

尽管他对Noct说自己也不太清楚,但事实上背后却有着这样的隐情。

毕竟知道这件事情的,只有Ardyn一人而已。

 

虽然Ardyn为此耗费了三年的时间,但一想到Noct可能会为了那个自己与他都会死去的未来而沉睡十年,他就觉得这点时间不算什么。

为了研究而让曾经的帝都使骸蔓延、化为死城,在使骸被驱逐后也不过是成了片无人居住的废墟,但想到Noct不用成为活祭品就能结束一切,Ardyn就觉得这点牺牲算不了什么。

至少,是对Ardyn而言。

 

 

“你若是期望的话,我就会引领世界走上和平的道路哦?Noct。之前也说过了,若是自己新娘的愿望的话,我还是有这点出息去替她实现的呢。”

 

 

Ardyn哧哧笑了起来。

 

自Iedolas死后,过去Niflheim帝国实权已完全落入了Ardyn一人之手。

而那个帝国的支配范围,说是囊括了曾经毁灭了的Lucis王国在内的全世界也不为过。

 

尽管国家更名为了新Lucis王国,但当今世界的支配者是Ardyn。

所以凭借Ardyn一人的意志,世界便会为此翻覆。

藉由他控制着的使骸。

 

 

“世界会发展成什么样呢。这可全都取决于Noct哦?所以啊,Noct从今往后可要一直待在我的身边才行,成为只属于我的人。这样的话,我就会成为Noct的好丈夫,成为对人民施行善政的贤王。”

 

 

Ardyn面露微笑,抚摩着Noct的秀发。

 

 

“首先……在我的手中变得幸福吧?Noct。尽管对于现在的你来说,处在我的掌控中就如同身处鸟笼一般,但一直这样下去的话,毫无疑问,终有一天这里会成为乐园的哦。”

 

 

不过,我本就打算让事情变成这样呢。

为了不让你感到痛苦,而像被纯棉包裹般温柔待你;为了不让你感到厌恶,而一股脑地讨好你。

为了让你,发自内心地想要依偎在我的身边。

 

然后让Noct的这副姿态被过去熟知你的人看在眼里,让他们清楚地认识到她已经不再是他们触手可及的存在。

而这些一定会让Ardyn愉悦不已吧。

 

 

“世界要怎么办呢……不过这件事慢慢考虑就好了。毕竟事关Noct,一切都不会变得太坏吧。”

 

 

时间,无比充裕。

而今……自己和Noct才是君临世界的存在。

 

 

“啊啊,真是令人期待啊。”

 

 

Arydn笑着如此说道,再次在Noct的身边睡去。









评论(14)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