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宮 アカ雪

全龄向内容CP杂食,博爱党,BGBLGL均食,戳中我萌点我就给小红心小蓝手。车的话看具体情况。
怕在推荐里看到雷点的话请务必取关,感谢!

(番外上)【授翻】【FF15/AN】当友情因谋略而被改写之时(P1~3)【爱到深处自然黑汉化组】

前文走:(P1~3)  (P4~6) (P7~9)

授权见(P1~3),这里只重复强调一点:请勿外转!感谢合作!


番外共五页,今明两天放完。

主要以Ignis视角出发叙述了类似后日谈性质的内容。

阅读注意:由于Noct已经女体化了(甚至思维也是),所以后文中我一律用了‘她’作第三人称


—————————————————————————————


翻译:原PO

校对:辻思A(lft同名)


—————————————————————————————

Caption:

虽然我也不清楚这算不算是后续,是前作Ignis视角的后日谈。

因此内容也毫无疑问是Ardyn独赢的故事。

从游戏视角出发,没准是个BE。


顺便前作地址在此↓

(此处本有超链接)


在年末年初时接触到了FF15。

从故事角度来说虽然我认为那样已经非常完美地收尾了……虽然我这么认为!

但果然还是希望Noct和Luna能够活着——!希望他们能够幸福地活下去——!因此抱着这样的妄想动了笔,没错。



1.

从看到他的第一眼起,我就知道这是个令人讨厌的家伙。

 

Ardyn·Izunia

不,Ardyn·Lucis·Caelum才是这男人的正式姓名。

 

最初这个男人不过是隔三差五地现身提供帮助,等我们到达Altissia后又诱导我们前往帝都。

那时我们并不清楚他的打算,只是觉得他看起来异常在意Noct罢了。

 

现在想来,他从那时候起……不,也许是从更早以前,他就对Noct执着不已了。

 

当我了解到这一点的时候,已是在抵达帝都之后。

不对,是在看到那家伙抱着晕过去的Noct时意识到了。

 

我心中因他而生的预感,变成了现实。

 

 

 

“Noct啊,会重生哦。不是……作为王,而是作为依偎在王身边的存在。”

 

 

他边说着,边带着游刃有余的神情,抱着Noct迈出步伐,脸上流露出来的毫无疑问是胜利者的笑容。

看到他那张笑脸,我们的心中确实涌现出了从未有过的强烈挫败感。

 

正因为你们没能好好尽到责任,才会让事情变成这样哦?

 

他这么说道。

 

 

“因为啊,你们的使命明明是守护国王,却完全没能尽到自己的职责啊。不仅如此,你们还会逼迫着Noct,时不时让他受到伤害。身为从者,失职也要有个限度吧。事实上,你们从很早以前就该被惩戒免职了才对。”

 

 

无言以对。

无法反驳。

 

虽然我们是为了让Noct更具有国王的自觉才那么做的,但我们也的确曾责备过他,甚至对他造成了伤害。

而且毫无疑问,正是因为我们的过错,才让Ncot被这最不能拥有王子的男人给轻而易举地夺走了。

事已至此,现在再去后悔当时不该让Noct一人深入要塞这件事,也为时已晚了。

 

我们,没能守卫王。

没错,是没能守卫Noct。

 

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想我们的,但那个男人……Ardyn,并没有杀了我们。

现在想来,没准在当时被他杀了才好。

 

后来,我们和Noct一齐被他救出了崩塌的要塞……等回过神来,我们已经成为了无法反抗他的奴隶。

 

 

 

2.

在那之后,对于直到在王都醒来前的事情我都没有记忆。

不如说,也不可能会记得吧。

毕竟Ardyn用了某些手段让我们一直沉睡着。

 

恐怕就是在那段时间里,他在我们的身上做了些手脚吧。

不久之后,他就告诉了我们,他在我们的身上做了些和Noct不太一样的手脚。

 

然后Ardyn嗤笑着醒来的我们。

 

 

“我不是因为一时兴起才让你们继续活着的。我可是为了让你们能近距离地观赏,没能守护住的国王渐渐成为我的东西的样子呢。”

 

 

他是这么说的。

 

和没多久就醒了过来的我们不同,Noct一直都没能醒来。

然而他的身体慢慢地……的的确确正发生着变化。

从男人的身体,变成女人的身体。

如Ardyn所言一般,向成为依偎在他身边的存在而变化着。

 

说实话,我心里很不愉快。

我曾想做些什么去制止这一切。

然而一旦我有任何想要反抗的心思,激烈的疼痛就会贯穿我的身体,让我无法动弹。

 

别无他法,我只能每天这么束手无策地看着。

 

仿佛正在嘲笑这样无力的我一般,Ardyn一步步地将世界改造成他期望的样子。

 

他一方面用使骸将世界封入了黑暗。

另一方面他又亲自率领军队,驱逐在已化作死城的原帝都里蔓延的使骸群。

他同时还身兼复兴王都Insomnia的前线指挥。

 

他利用身为帝国宰相时掌握的人脉,协同各国筑起了针对使骸的防御线。

并向被黑暗围困无法耕作的人民提供粮食。

 

对全世界来说,Ardyn是毫无疑问的救世主吧。

 

然而我们知道真相。

这一切都不过是这个男人的自导自演罢了。

 

将世界封入黑暗的正是Ardyn本人,对他而言驱逐在原帝都里蔓延的使骸也是轻而易举吧。

不说王都的复兴,光是筑起针对使骸的防御线这件事就是他一个人的花招。

毕竟他能随心所欲地控制使骸。

 

更何况他散发的粮食里混入了他在帝国崩坏前就研制出的使骸……也就是说,那些都是剧毒。

吃了那些粮食的人便会毫不自觉地成为使骸的一员。

 

我本想制止的。

制止Ardyn那随心所欲地翻覆世界的举动。

我本想告诉人们的。

在这背后操纵一切的正是Ardyn这个男人。

 

他才不是什么救世主。

不如说,他正是让世界充满使骸、令人恐惧的罪魁祸首啊。

 

然而已经成为Ardyn奴仆的我们什么也办不到。

那家伙就这么一步步地将世界改造成他自己期望的模样。

 

我们只能度过倍感无能的每一天。

而就在某一天,Ardyn将我们叫到了他的办公室。

 

 

“看起来Noct就快要苏醒了。我觉得是时候让你们去做些合适的工作了。”

 

 

然后,我们被赋予了这些工作。

 

Prompto成为了王家陆行鸟饲养员。

这么说来,Ardyn在修缮王城的时候也进行了各式各样的改建工作。

就是那时候,他新建了陆行鸟棚和供人骑着陆行鸟奔跑的空地吧。

 

但Arydn觉得这些工作还太少,便将王城里所有的动物都交由Prompto照料。

虽然这么说,也不过是多了一只即将成为Noct爱猫的白猫而已。

说起来,这只猫是在我们旅行途中被Noct喂食而相当依赖Noct的那只。Ardyn似乎是找到了它并把它带回了王城。

 

……这家伙,到底调查了多少有关Noct的事情啊。

在我们看来,这完全是偷窥者的程度了。

 

Gladio被任命为准将。

他原本就出生在世世代代作为王之盾,侍奉王家的家族里。

让他成为准将倒不是什么出乎意料的事情。

 

然而……我们正是从这样看似正常的安排里,察觉到了Arydn背后的恶意。

 

虽说Gladio成为了准将,但他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守卫在Noct身边。

毕竟身居将位,他无需自己行动,只要给部下下达命令让军队出动就好。

不说特殊时间,作为调动部队的人,他也无法时时刻刻守护在Noct的身边。

 

而且他的主要任务是清除王都周边的使骸,以及王城的警备任务。

当然他在执行王城警备任务时可以在城内看到Noct,但若没有被许可的话就只能与Noct保持距离。

不,不如说Ardyn是不可能让他接近Noct的。

毕竟能够给予这种许可的,正是Ardyn本人。

 

这点对于被任命为陆行鸟饲养员的Prompto也是一样。

只有当Noct骑着陆行鸟在庭院里奔跑,或是将喂过食并梳理过毛发的白猫抱回Noct房间时,Prompto才能接近他。

然而在这期间,他们之间不会有任何交流。

在工作完成后,他必须回到不会打扰到Noct的地点。

 

如今的我们和Noct之间的距离看似触手可及,却绝不可能与她有所交集。

这份悔恨和痛苦……实在是难以言表。

 

至于我…………

 

 

“至于Ignis呢,我会让你成为Noct的执事兼宫廷侍从长。毕竟你最擅长照顾Noct了,而且我听说你的料理手艺也是一绝。就算是讨厌蔬菜的Noct,也会吃下你做的饭菜吧。”

 

“!”

 

 

啊啊,真是残酷的男人啊。

将我放在离Noct最近的位置,却又不允许我像曾经一样随意地与Noct交往。

然后让我看着Noct一步步成为他的所有物的过程。

 

 

“在Noct醒后,大概会忙碌起来吧~毕竟要准备婚礼,还要招待参加婚礼的各国来宾等等一系列的事情呢?”

 

“呃!”

 

当我回过神来,手已经紧握成拳,指甲深深地嵌入了手掌之中。

 

他故意说出结婚仪式之类的话,看着我们痛苦的样子,发自内心地以此为乐。

然而我的自尊决不允许我流露出痛苦的神情,因此我全力保持着冷静。

 

大概是欣赏够了我们的神情,Ardyn愉快地让我们退下了。

 

 

 

3.

Ardyn这家伙曾经说过,会好好珍惜Noct。

尽管我非常怀疑他是否在说谎,但看Noct的样子,似乎这男人在这一点上并无虚言。

Noct的脸上虽有困惑,却丝毫不见绝望。

 

他为了Noct在王城里修建了陆行鸟棚和供陆行鸟骑行的空地,也找回了曾经非常粘着她的那只猫。

为了不让讨厌蔬菜的Noct继续偏食,他任命我为Noct的专属执事,让我随时注意不让她的营养失衡。

Noct的日常用品乃至服饰都由他精心挑选。尽管他限制Noct只能在王城中活动,但他允许她随心所欲地走过王城的任何角落。

(然而依然有经过Ardyn精心挑选的部下警护在她的身边。)

 

没错。

从Ardyn与我们依旧敌对时期的表现来看,我完全无法想象他竟会像现在这般珍视着Noct。

虽然Ardyn为了不让Noct随意离开王城而极力加强王城的警备部署,尽管这表现出了他的独占欲与执念,但他基本不会有让Noct感到不愉快的举动。

(不过由于到了晚上我一定会被赶出Noct的房间,直到早晨得到Ardyn的许可前都不能进入,因此实际情况依旧不明了。)

 

说实话,Ignis都为此感到吃惊。

 

这个冷酷的男人仅仅为了复仇,就一路爬上了敌国宰相之位,提出种种计谋以致Lucis王国一度覆灭。并且致使Noct的原婚约者Luna死亡,将自己那利用干净再无价值的君主、帝国的皇帝Iedolas变为使骸袭击他们。可他却改变到了如此地步。

 

而Ignis他们后来才知道,这之后还有更为惊人的事情正等着他们。

这恰恰事关Noct。

 

 

起初,Noct也感到困惑。

无论是对自己身体的变化也好,对周遭的情况也罢。

尤其是自己将成为曾经是敌人的Ardyn的妻子一事。

她不可能不对此感到困惑。

 

因此,对着粘过来的Ardyn,Noct先是边说着烦人边将他轰走。

(当然,如果会就这么被轰走的话他也就不是Ardyn了。)

然而这种厌烦最终也不过成了口头上的嫌弃,Noct开始平常地和他谈笑了起来。

 

在举行了婚礼、两人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夫妇之后……Noct自然而然地接受了Ardyn作为其丈夫的事实。

接着时光流逝,Noct怀上并生下了流着这男人的血的孩子。

然后,Noct就这么完完全全地成为了Ardyn的妻子。

 

为什么?Ignis曾这么想过。

就算这男人复活了Luna、复兴了Lucis王国……但,这男人曾暗中作梗,一度毁灭了这个国度,让Noct的父亲Regis死在了帝国的手上,这些都是不可磨灭的事实。

然而,为什么她能这么平静地接受这样的男人成为自己的丈夫呢。

 

而这个问题的答案,不久之后就被他找到了。





———————————————————————————————

生孩子好哇,成长成Ardyn二代的话会不会和爸爸对杠抢麻麻呢【摸下巴】


评论(8)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