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宮 アカ雪

全龄向内容CP杂食,博爱党,BGBLGL均食,戳中我萌点我就给小红心小蓝手。车的话看具体情况。
怕在推荐里看到雷点的话请务必取关,感谢!

【Gilgamesh X Cor】404 not found

深更半夜意味不明的产物。

冷CP小能手抱紧瑟瑟发抖的自己。

虽然说是剑圣将军,但是……真的非常意义不明x

本来是想给将军庆生的,然后拖成了祝福自己即将成为新的社畜,结果三方签了快一周了才终于写完了它。

拖延症要不得x

———————————————————————————————


少年Cor觉得自己一定是搞错了警卫队休息室大门的打开方式。

他看向门外,王城走廊变成了看上去像是客厅的地方,一边的壁炉还生着火,给房间带来恰到好处的温度……

不对!

正中间地板上的那两个是怎么回事?!

不怪年方15的Cor会如此惊讶。想必没有人能在突发情况面前毫不变色,何况出现在他眼前的是脱得半裸的两个男人,且疑似将要为爱鼓掌。

另一边的两人显然也注意到了Cor,齐齐向他看去——

骑在上头的男人看上去50多了,Cor想,而且有些该死的眼熟。

而被他骑在身下的那个……

Cor瞳孔一缩,下一秒便召唤出武器,拔刀冲去。


「所以,你们——」

「他是我的。」

「好了冷静!Cor你给我把刀收回去!你也是,给我闭嘴!」

被点名的两个人不情不愿地坐回了还算完整的椅子上。而男人——55岁的Cor——头疼地捏了捏鼻梁。

这或许只是EOS的一次无伤大雅的玩笑,却连通了两个处在不同时间线上的世界,于是15岁的Cor与55岁的Cor得以相见。但这个玩笑实在有些时机不当,毕竟少年Cor前不久才和另一位当事人,剑圣Gilgameshi,大战过一场——结果是险些把自己的命留在了试练之道上——而现在,青涩无比、干净得跟张白纸似的少年却突然被告知对方将来会是自己的伴侣。不难想象尚且年轻冲动的小狮子会出手攻击对方。尽管剑圣有那么 一瞬间的惊讶,但他很快便找回了节奏。只是他的一味退让并没能让小狮子收手,反而让少年Cor越战越勇,因而整间客厅都几乎惨遭拆迁,只留下了角落里的两把椅子还能勉强坐人。幸好Cor及时制止了双方(主要是拉住了年轻的自己),否则整个卡宴之家大抵都得毁于一旦。

少年Cor(自以为地)暗自打量着Gilgamesh。

剑圣Gilgamesh,存在于世已有2000年时光的亡灵,流传在王都警卫队中的传说。听另一个自己说,他在真王救世、光明重回大地的如今莫名得到了肉身。他看上去相当英俊挺拔,至少比那个五十多的自己看上去年轻多了,少年Cor暗自咬牙。那么,两个老不害臊怎么就,那啥,在一起了?

「虽然我没想过和男人作伴,但恕我直言,你到底是看上这家伙的哪点了?」

Cor被问得一时语噻,竟是不敢和年轻的自己对视。他有些尴尬地转开视线,却见Gilgamesh也专注地盯着自己。

怎么偏偏在这种时候这么认真,Cor叹了口气,「……脸。」

「真的?」小狮子将信将疑。

「是脸啊……」剑圣则若有所思。

「……等等,也就是说你们在一起才没多久咯?」少年Cor突然想起了什么,「这家伙的肉身是前不久才得到的,之前的他整张脸都盖在面具后面啊。」

虽然摘了也什么都没有吧,Cor听到了小狮子的嘟哝。他心想着孩子真好骗(虽然这孩子是他自己),刚松了口气,就听见一边的剑圣带着些揶揄的口吻说道,「竟然不是因为技术?」

「是说剑术吗?」「在孩子面前说什么呢!」

小狮子看着年长的自己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般把头撇向一边,隐约从碎发中露出的耳廓竟微微发红。他一脸疑惑地看向剑圣,对方却是突然笑得开怀,「没错,的确是‘剑术’啊。」

该死的。Cor懊悔着自己的反应过度,又为对方的话中有话而恼怒不已。好样的,等年轻的自己走了,咱们等着瞧。显然Gilgamesh的信号接收良好,但剑圣依旧没有要收敛哪怕一丝一毫的意思。

「你的确很强,」少年Cor认真地看着对面那个化成了实体的传说,「但我绝不就此认输。」

剑圣随之收起了笑容,「哪怕你下一次再不会如此好运?」

「不,我会强大到再也不输给你的程度。」小狮子突然笑了,「虽然王之盾已经有Clarus了,但守卫王、守卫Lucis是我永远的使命。」

「我绝不会就此轻易死去的。」

Cor看着年少的自己,竟是失了神。

「不错。」Gilgamesh的表情有那么些欣慰。「不过,你随时都可以去找你那个时代的我。相信我,他一定很欢迎你的造访。」

少年Cor本以为剑圣是想好心给予指导,但他渐渐察觉对方的眼神里透露出那么些许的不怀好意,随即想起了刚推开门时的那一幕——

「想都别想!」

小狮子气极,摔门而去。


Cor仍旧没能缓过神来。

「我绝不会就此轻易死去的。」

年少的自己是如此意气风发,而那时,那群人都还一个不少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不死将军”这一称号就像一道咒语一般束缚着他。他的王Regis、他的老友Clarus、王的儿子Noctis、许许多多的人,他们都已经离他而去,就连那个他要守卫终身的王国也早已不复存在。

只有他被留在了原地,仿佛“不死”一般依旧活在这个世上。

「……这不是你的错。」

Gilgamesh从身后将他整个人裹在了怀里。

「你已经做了你能够做的一切。」

「……我知道。」

所以Cor才没有告诉年少的自己那样惨痛的未来。一切都是注定会发生的命运,他很清楚,说了也无法挽回那些逝去的生命。

只是——

「你还有我。」

Gilgamesh的怀抱更加紧了一些。

「直到你终将老去,无论你会化作英灵归去试炼之道,还是同那些人一起去往彼方……」

「我都会在你的身边。」

Cor慢慢地闭上眼。

「生日快乐,Cor……虽然我知道你不喜欢别人提起这个。」

「不……谢谢。」

而一边,年少的小狮子惊讶地看着眼前由Regis与Clarus一同端着的生日蛋糕,吹灭了上头的15根蜡烛。

「话说,你刚才气冲冲地走着,是遇到了什么吗?」

「是那个——」

15岁的Cor愣在了原地。

「奇怪,是什么呢……」


Fin.


——————————————————————————————

我要去栽(祸)培(害)祖国的花朵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喂】

【Cor/Loqi】牙口好才是真的好

AU,必须是AU。

不算CP向。

依旧推大舅出来一起搞笑。

大概有搞笑吧,大概_(:3JZ)L



“啊——……嘶,好痛啊——”

Ravus忍不住捏了捏自己的睛明穴。

Loqi已经在一边哀嚎了将近两个小时了。

起因不过是自家妹妹Luna之前兴起的小爱好罢了。

 

情人节近在咫尺。不知怎么,Luna今年竟然打算自己做巧克力送人,尤其是给Noctis那个小兔崽子送本命巧克力。啧,Caelum家的小兔崽子到底有什么好,还不如那个刑警Nyx来得顺眼。

当然,这也不代表Ravus能接受Luna把本命巧克力送给Nyx。

虽然Luna自幼心灵手巧,但第一次做巧克力,再加上Luna又很喜欢进行一些新的探索,导致过程有那么些坎坷,以至于Ravus这几日总得带着几盒糖分过高或是黄油过多的巧克力到实验室来进行消耗。

尽管Ravus本人并不介意替自家妹妹分担这些甜蜜的负担,但就凭他一个到底还是吃不消。好在实验室的同僚们都是饿起来不分东南西北的主。尤其是Loqi那小子,是糖他都爱,家家甜品店新款从不错过,别说饿起来,就是不饿他都能一个人吃掉实验室其余人员的份。

这货这些年来都没看过牙医吗。

“哈哈哈哈Fleuret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牙口打小就好得很根本不用去看什么牙医啊!当年一口乳牙还是被我自己拔下来的呢!”Loqi说着又朝嘴里塞了一把Luna亲制的巧克力豆。

够了,他根本不在乎Loqi在吃糖上的光荣事迹!这货就不能安安静静地做实验吗?

你这么得瑟,会被蛀牙找上门的。Ravus内心的小人这么咒着。

 

直到情人节当天,Loqi都相当得瑟地替Ravus解决了甜蜜的麻烦(甚至包括了情人节当天Ravus收到的来自其他女性的本命巧克力)。

谁也没想到隔天这人就捂着高肿的脸颊进了实验室。

“你是没吃止痛药吗。”

“我早上就吃过布洛芬了!根本没用!——嘶,哎呦……”

“那就去看牙医,别在这儿叽叽歪歪的,不然把你塞去沃斯戴尔的实验室!”一边的阿拉尼亚终于抱怨出声。

Loqi立马安静得像只瑟瑟发抖的陆行鸟。

看在是自己间接导致的情况下,Ravus难得发挥了一下同事爱,替Loqi预约了隔天一早的牙医,还是口碑最好的那家牙科诊所。

当然,Ravus也就替Loqi预付了挂号费而已。

他把预约号和诊所名称地址写在了便签条上,然后拍在了Loqi的胸口,并笑得滴水不漏地对一脸超凶的Loqi说“不用谢”。

 

事实上Loqi对Ravus撒了谎。

他小时候还真就看过牙医。

曾经他的母亲骗他说“牙医都是很亲切的人,小Loqi乖啊,看完牙医妈妈做莓果蛋糕给你好吗?”结果他就天真地跟着自家母亲进了牙科诊所的大门。

现在想来,只怪年幼的他太好骗。

给Loqi看牙的根本不是什么亲切的大姐姐,而是一脸冷漠语气单调的诊所新人。对,他Loqi就是想强调【新人】二字。

君不见隔壁两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小孩一声不吭做完全套,他还当这事儿没他想的那么疼呢。等轮到他自己,就被那个新人给折磨得死去活来。

Loqi坚信,会这么疼一定是那个新人的技术问题,绝不是他自己病入膏肓,绝不是。

以至于他母亲那一句“麻烦您了Leonis医生”让他牢记在心,至今不曾忘记。

Leonis是吧,我Loqi会再落到你手里我就跟你姓!

好不容易养好了伤的Loqi吃着母亲做的莓果蛋糕恶狠狠地想着。

 

隔天一早,Loqi终于赶在预约时间过去之前找到了那家“Cor牙医诊所”。

“真是的,离我家这么远,Fleuret那家伙绝对没安好心!”

但若不是牙疼得实在受不了,从昨天早上开始就再没吃过流质食品以外的东西,他Loqi是绝对不会踏进牙科诊所半步的。

Loqi臭着一张脸找到了诊所服务台。

“Loqi·Tummelt先生对吗,请去3号间,医生马上就到。”

他一屁股坐上了3号间的诊疗椅还自动自发地躺了下去,没多久就听到了开门声。

“看来这次的病人挺配合,不错。”

这个声音。

Loqi一个起身转头看向门口,就见一个约莫40出头的男人关上了门走了过来。

他绝不会认错的。

“Leonis。”

“是我。”

“为什么你这诊所是用你的名字命名的?!一般不都是用姓吗?!”

“个人意愿。好了Tummelt先生请你躺下。”

“开什么玩笑!我Loqi再让你动我一颗牙齿我就跟你姓!”

“抱歉我没你这么大的儿子。况且替你预约的Fleuret先生特地注明一定要给你好好看看牙口,本着职业操守我希望你能老老实实躺下。”

“谁会老老实实躺下啊!喂——?!”

没人知道之后的那段时间里Loqi经历了一场怎样的体验。只见治疗结束后,Cor医生一边说着“记得按时过来补牙检查,费用去那里交”一边将Loqi推出了3号间。

悲愤交加如同签了什么不平等条约一般的Loqi在看到费用单后更加悲愤了。

“Cor·Leonis你给我等着!!!!”

接收到旁边小护士满是揶揄的眼神,Cor看了她一眼,“别管他。”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