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宮 アカ雪

全龄向内容CP杂食,博爱党,BGBLGL均食,戳中我萌点我就给小红心小蓝手。车的话看具体情况。
怕在推荐里看到雷点的话请务必取关,感谢!

【Gilgamesh X Cor】404 not found

深更半夜意味不明的产物。

冷CP小能手抱紧瑟瑟发抖的自己。

虽然说是剑圣将军,但是……真的非常意义不明x

本来是想给将军庆生的,然后拖成了祝福自己即将成为新的社畜,结果三方签了快一周了才终于写完了它。

拖延症要不得x

———————————————————————————————


少年Cor觉得自己一定是搞错了警卫队休息室大门的打开方式。

他看向门外,王城走廊变成了看上去像是客厅的地方,一边的壁炉还生着火,给房间带来恰到好处的温度……

不对!

正中间地板上的那两个是怎么回事?!

不怪年方15的Cor会如此惊讶。想必没有人能在突发情况面前毫不变色,何况出现在他眼前的是脱得半裸的两个男人,且疑似将要为爱鼓掌。

另一边的两人显然也注意到了Cor,齐齐向他看去——

骑在上头的男人看上去50多了,Cor想,而且有些该死的眼熟。

而被他骑在身下的那个……

Cor瞳孔一缩,下一秒便召唤出武器,拔刀冲去。


「所以,你们——」

「他是我的。」

「好了冷静!Cor你给我把刀收回去!你也是,给我闭嘴!」

被点名的两个人不情不愿地坐回了还算完整的椅子上。而男人——55岁的Cor——头疼地捏了捏鼻梁。

这或许只是EOS的一次无伤大雅的玩笑,却连通了两个处在不同时间线上的世界,于是15岁的Cor与55岁的Cor得以相见。但这个玩笑实在有些时机不当,毕竟少年Cor前不久才和另一位当事人,剑圣Gilgameshi,大战过一场——结果是险些把自己的命留在了试练之道上——而现在,青涩无比、干净得跟张白纸似的少年却突然被告知对方将来会是自己的伴侣。不难想象尚且年轻冲动的小狮子会出手攻击对方。尽管剑圣有那么 一瞬间的惊讶,但他很快便找回了节奏。只是他的一味退让并没能让小狮子收手,反而让少年Cor越战越勇,因而整间客厅都几乎惨遭拆迁,只留下了角落里的两把椅子还能勉强坐人。幸好Cor及时制止了双方(主要是拉住了年轻的自己),否则整个卡宴之家大抵都得毁于一旦。

少年Cor(自以为地)暗自打量着Gilgamesh。

剑圣Gilgamesh,存在于世已有2000年时光的亡灵,流传在王都警卫队中的传说。听另一个自己说,他在真王救世、光明重回大地的如今莫名得到了肉身。他看上去相当英俊挺拔,至少比那个五十多的自己看上去年轻多了,少年Cor暗自咬牙。那么,两个老不害臊怎么就,那啥,在一起了?

「虽然我没想过和男人作伴,但恕我直言,你到底是看上这家伙的哪点了?」

Cor被问得一时语噻,竟是不敢和年轻的自己对视。他有些尴尬地转开视线,却见Gilgamesh也专注地盯着自己。

怎么偏偏在这种时候这么认真,Cor叹了口气,「……脸。」

「真的?」小狮子将信将疑。

「是脸啊……」剑圣则若有所思。

「……等等,也就是说你们在一起才没多久咯?」少年Cor突然想起了什么,「这家伙的肉身是前不久才得到的,之前的他整张脸都盖在面具后面啊。」

虽然摘了也什么都没有吧,Cor听到了小狮子的嘟哝。他心想着孩子真好骗(虽然这孩子是他自己),刚松了口气,就听见一边的剑圣带着些揶揄的口吻说道,「竟然不是因为技术?」

「是说剑术吗?」「在孩子面前说什么呢!」

小狮子看着年长的自己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般把头撇向一边,隐约从碎发中露出的耳廓竟微微发红。他一脸疑惑地看向剑圣,对方却是突然笑得开怀,「没错,的确是‘剑术’啊。」

该死的。Cor懊悔着自己的反应过度,又为对方的话中有话而恼怒不已。好样的,等年轻的自己走了,咱们等着瞧。显然Gilgamesh的信号接收良好,但剑圣依旧没有要收敛哪怕一丝一毫的意思。

「你的确很强,」少年Cor认真地看着对面那个化成了实体的传说,「但我绝不就此认输。」

剑圣随之收起了笑容,「哪怕你下一次再不会如此好运?」

「不,我会强大到再也不输给你的程度。」小狮子突然笑了,「虽然王之盾已经有Clarus了,但守卫王、守卫Lucis是我永远的使命。」

「我绝不会就此轻易死去的。」

Cor看着年少的自己,竟是失了神。

「不错。」Gilgamesh的表情有那么些欣慰。「不过,你随时都可以去找你那个时代的我。相信我,他一定很欢迎你的造访。」

少年Cor本以为剑圣是想好心给予指导,但他渐渐察觉对方的眼神里透露出那么些许的不怀好意,随即想起了刚推开门时的那一幕——

「想都别想!」

小狮子气极,摔门而去。


Cor仍旧没能缓过神来。

「我绝不会就此轻易死去的。」

年少的自己是如此意气风发,而那时,那群人都还一个不少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不死将军”这一称号就像一道咒语一般束缚着他。他的王Regis、他的老友Clarus、王的儿子Noctis、许许多多的人,他们都已经离他而去,就连那个他要守卫终身的王国也早已不复存在。

只有他被留在了原地,仿佛“不死”一般依旧活在这个世上。

「……这不是你的错。」

Gilgamesh从身后将他整个人裹在了怀里。

「你已经做了你能够做的一切。」

「……我知道。」

所以Cor才没有告诉年少的自己那样惨痛的未来。一切都是注定会发生的命运,他很清楚,说了也无法挽回那些逝去的生命。

只是——

「你还有我。」

Gilgamesh的怀抱更加紧了一些。

「直到你终将老去,无论你会化作英灵归去试炼之道,还是同那些人一起去往彼方……」

「我都会在你的身边。」

Cor慢慢地闭上眼。

「生日快乐,Cor……虽然我知道你不喜欢别人提起这个。」

「不……谢谢。」

而一边,年少的小狮子惊讶地看着眼前由Regis与Clarus一同端着的生日蛋糕,吹灭了上头的15根蜡烛。

「话说,你刚才气冲冲地走着,是遇到了什么吗?」

「是那个——」

15岁的Cor愣在了原地。

「奇怪,是什么呢……」


Fin.


——————————————————————————————

我要去栽(祸)培(害)祖国的花朵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喂】

万圣节惊悚夜

梗自和我雾 @雾落霜 的聊天
某天突然聊到高数,她表示「我甚至一瞬间脑补一万字鸭蛋的高数老师paro,太可怕了,我要脱粉」
然后我写了这么个不知道是啥玩意儿的啥玩意儿x
随便看看,别深究细节x

Noct和Prompto不约而同地觉得自己一定是没睡醒。
不然他们怎么会在讲台上看到Ardyn·Izunia——那个常年在校园里四处溜达花式搞行为艺术根本没人说得清他是干什么的男人呢?
更毋论Ardyn还作吸血鬼的扮相了。
「诶呀诶呀,虽然这是节临时的夜课,但迟到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呢?嗯,看在你们长得很帅的份上,让我吸口血就行〜」
男人的话引得女孩子们低声笑了起来。还好Ardyn并没有要为难他们的意思,Noct和Prompto笑得一脸尴尬地在空位上落座。
「虽然你们任课老师离开前和我说过这堂课的进度,」Ardyn慢慢踱步下了讲台,「但我并不想用讲课的方式呢。难得的夜课,又是万圣节前夜,不觉得这么美好的时光应该做些有意思的事情吗?」
显然Ardyn的想法引起了几乎全场所有人的共鸣,教室一下子就骚动了起来。
「还好没翘掉夜课呢!我就说该来看一看的,对吧Noct?」Prompto显然也是兴奋群众的一员,他笑着用手肘捅了捅Noct,却感到Noct的身体正小幅度地颤抖着。
Noct完全不这么想。
他了解Ardyn,这个和他有着一丝稀薄血缘关系的男人自两人第一天见面起就从没让Noct过得安生过。Ardyn的笑容下面藏满了陷阱,让Noct在小时候吃尽了苦头。
他现在极度后悔自己来了这堂课。
「想必大家都没有听夜课的心情,我们就来场考试吧。」
霎时哀鸿遍野,所有人的心情都降到了最谷底。
「不过可以翻书哦。」
带了书的学生立刻笑开了花,翻出了自己的书,又掖着不让人抢去。
但Noct很清楚,男人的言下之意是「翻得到算我输」。
他的不安在拿到考卷的瞬间攀上了顶峰——他甚至根本不认得书写题目的是哪国文字!
「这到底是什么啊!!!!!」
「吵什么啊你!」
惊声尖叫着坐起身的Noct被突如其来的柔软物件砸中。他看着从脸上滑落到腿上的枕头,还没能缓过神来。
「出了什么事吗Noct?」Ignis摸索着开了灯,照亮了整个住宿旅车。
「我,我记得我在考试……」
「哇啊Noct你什么时候这么好学了?」
「喂!」
「好了!」Ignis阻止了插科打诨的两人,「现在才半夜,明天还要出发去巨神脚下,还是抓紧时间多睡会儿吧。」
Gladio打了个大大的哈欠:「Noct你是不是头疼得出现幻觉了?」
「也许吧……抱歉。」
「没事没事,年轻人嘛。」
鸡皮疙瘩顿时爬满了Noct的手臂。他颤抖着循声望去,看到酒红色头发的男人正在对面的下铺笑着看着他。
「可爱的王子殿下可要好好休息啊。」他一边说着一边缩回了被子里,「毕竟——」
「要是连题目都看不懂,可就太丢人了呢?」
Noct惊恐地睁大了眼睛。

Fin?

其实是实习期间被指导老师科普了一个「自学辅导法」
简而言之就是「来同学们我们把书翻到xx页,接下来自学到xx页的xx之前。看完了?有问题吗?没有我们就来做题吧。」
这么流氓的教学方式好像很符合鸭蛋呢_(:3JZ)L
「翻得到算我输」这个应该是很多开卷考试的惯例了吧,一个物科院的前辈和我说,某门专业课期末开卷考,一兄弟不信邪带着电脑去了考场,然后就被出卷老师教做人了呢x

【Cor/Loqi】牙口好才是真的好

AU,必须是AU。

不算CP向。

依旧推大舅出来一起搞笑。

大概有搞笑吧,大概_(:3JZ)L



“啊——……嘶,好痛啊——”

Ravus忍不住捏了捏自己的睛明穴。

Loqi已经在一边哀嚎了将近两个小时了。

起因不过是自家妹妹Luna之前兴起的小爱好罢了。

 

情人节近在咫尺。不知怎么,Luna今年竟然打算自己做巧克力送人,尤其是给Noctis那个小兔崽子送本命巧克力。啧,Caelum家的小兔崽子到底有什么好,还不如那个刑警Nyx来得顺眼。

当然,这也不代表Ravus能接受Luna把本命巧克力送给Nyx。

虽然Luna自幼心灵手巧,但第一次做巧克力,再加上Luna又很喜欢进行一些新的探索,导致过程有那么些坎坷,以至于Ravus这几日总得带着几盒糖分过高或是黄油过多的巧克力到实验室来进行消耗。

尽管Ravus本人并不介意替自家妹妹分担这些甜蜜的负担,但就凭他一个到底还是吃不消。好在实验室的同僚们都是饿起来不分东南西北的主。尤其是Loqi那小子,是糖他都爱,家家甜品店新款从不错过,别说饿起来,就是不饿他都能一个人吃掉实验室其余人员的份。

这货这些年来都没看过牙医吗。

“哈哈哈哈Fleuret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牙口打小就好得很根本不用去看什么牙医啊!当年一口乳牙还是被我自己拔下来的呢!”Loqi说着又朝嘴里塞了一把Luna亲制的巧克力豆。

够了,他根本不在乎Loqi在吃糖上的光荣事迹!这货就不能安安静静地做实验吗?

你这么得瑟,会被蛀牙找上门的。Ravus内心的小人这么咒着。

 

直到情人节当天,Loqi都相当得瑟地替Ravus解决了甜蜜的麻烦(甚至包括了情人节当天Ravus收到的来自其他女性的本命巧克力)。

谁也没想到隔天这人就捂着高肿的脸颊进了实验室。

“你是没吃止痛药吗。”

“我早上就吃过布洛芬了!根本没用!——嘶,哎呦……”

“那就去看牙医,别在这儿叽叽歪歪的,不然把你塞去沃斯戴尔的实验室!”一边的阿拉尼亚终于抱怨出声。

Loqi立马安静得像只瑟瑟发抖的陆行鸟。

看在是自己间接导致的情况下,Ravus难得发挥了一下同事爱,替Loqi预约了隔天一早的牙医,还是口碑最好的那家牙科诊所。

当然,Ravus也就替Loqi预付了挂号费而已。

他把预约号和诊所名称地址写在了便签条上,然后拍在了Loqi的胸口,并笑得滴水不漏地对一脸超凶的Loqi说“不用谢”。

 

事实上Loqi对Ravus撒了谎。

他小时候还真就看过牙医。

曾经他的母亲骗他说“牙医都是很亲切的人,小Loqi乖啊,看完牙医妈妈做莓果蛋糕给你好吗?”结果他就天真地跟着自家母亲进了牙科诊所的大门。

现在想来,只怪年幼的他太好骗。

给Loqi看牙的根本不是什么亲切的大姐姐,而是一脸冷漠语气单调的诊所新人。对,他Loqi就是想强调【新人】二字。

君不见隔壁两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小孩一声不吭做完全套,他还当这事儿没他想的那么疼呢。等轮到他自己,就被那个新人给折磨得死去活来。

Loqi坚信,会这么疼一定是那个新人的技术问题,绝不是他自己病入膏肓,绝不是。

以至于他母亲那一句“麻烦您了Leonis医生”让他牢记在心,至今不曾忘记。

Leonis是吧,我Loqi会再落到你手里我就跟你姓!

好不容易养好了伤的Loqi吃着母亲做的莓果蛋糕恶狠狠地想着。

 

隔天一早,Loqi终于赶在预约时间过去之前找到了那家“Cor牙医诊所”。

“真是的,离我家这么远,Fleuret那家伙绝对没安好心!”

但若不是牙疼得实在受不了,从昨天早上开始就再没吃过流质食品以外的东西,他Loqi是绝对不会踏进牙科诊所半步的。

Loqi臭着一张脸找到了诊所服务台。

“Loqi·Tummelt先生对吗,请去3号间,医生马上就到。”

他一屁股坐上了3号间的诊疗椅还自动自发地躺了下去,没多久就听到了开门声。

“看来这次的病人挺配合,不错。”

这个声音。

Loqi一个起身转头看向门口,就见一个约莫40出头的男人关上了门走了过来。

他绝不会认错的。

“Leonis。”

“是我。”

“为什么你这诊所是用你的名字命名的?!一般不都是用姓吗?!”

“个人意愿。好了Tummelt先生请你躺下。”

“开什么玩笑!我Loqi再让你动我一颗牙齿我就跟你姓!”

“抱歉我没你这么大的儿子。况且替你预约的Fleuret先生特地注明一定要给你好好看看牙口,本着职业操守我希望你能老老实实躺下。”

“谁会老老实实躺下啊!喂——?!”

没人知道之后的那段时间里Loqi经历了一场怎样的体验。只见治疗结束后,Cor医生一边说着“记得按时过来补牙检查,费用去那里交”一边将Loqi推出了3号间。

悲愤交加如同签了什么不平等条约一般的Loqi在看到费用单后更加悲愤了。

“Cor·Leonis你给我等着!!!!”

接收到旁边小护士满是揶揄的眼神,Cor看了她一眼,“别管他。”

 

Fin.


【段子】第九章if走向

一个段子
源于和雾太太 @雾落霜 的聊天
OOC成天边最美的一道云彩
只涉及原著CP王子公主

起因是这样的,雾太太给我看了她写的一个AR的段子。
雾「AR向的大舅都很憋屈呢!」
我「大舅这么沉闷没准就是宰相调教出来的!」
后来又想起群里小伙伴们讨论的露娜在电影和游戏里的形象区别,以及某一张截图。。。于是就有了这么个段子。
我真的不是黑,我真的不是OTZ

预警:这里的露娜是【大量携带个人私货的】电影版露娜。

片段一
「帝国宰相,Ardyn·Izunia」
「就是你吧,把我亲爱的兄长大人变成了如今这幅(划掉)八竿子打不出一个X(划掉)沉闷模样!」
「甚至还把Noct变成这样!」
「我Luna,今天就要把你,连同不配为神之名的利维坦,一同煮进我为夫君准备的营养杯面里!」
坚毅果敢的神巫,Luna,一手环抱着戴着杯面头套晕了过去的Noctis,一手撑起(划掉)鱼叉(划掉)神巫逆矛,这么对着眼前的帝国宰相说道。

片段二(本段节选自首相卡梅丽亚女士的新闻发布):
「我们对帝国宰相之死深表歉意。」
「然而贵国宰相不听劝阻,私自跑去召唤水神的前线,最后竟在垃圾处理场的杯面盒里找到了似为其身体的残留物,我们也实在是不能理解这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你说这是神巫的手笔?噢快别说笑了。」
「神巫Luna是一位坚毅而又善良的女性。尽管她在水神召唤期间持有神巫逆矛,但我相信贵国宰相还不至于不敌一位小姑娘才是。」
「何况自从Accordo从Lucis方面引进杯面后,杯面的销量在全国都非常可观,每日都会产生大量杯面垃圾。这盒杯面到底从哪里流出来的,实在是难以进行调查。」
「神巫是六神的代言人,是慈爱的象征。我相信,在神巫Luna的指引下,这个星球会变得更加美好。」

片段三:
【水都时报】“惊!水神陨落,帝国宰相惨死杯中,凶手竟是……”
【欧尔提谢新鲜事】“据悉,Lucis王子Noctis·Lucis·Caelum一行较原计划推迟将近一周出发。内部人员透露,王子似乎因食物中毒引发的急性肠胃病而与厕所缠绵约三天左右,产生严重脱水症状……”

片段二玩了一下英国足球流氓和俄国足球流氓事件的梗
好的我搞笑完了,感谢收看x
我真的,不是黑,真的。

【授翻】【FF15/NN】剑与王子(3)

授权走  (1)

作者:らんま NYX愛!!

原文链接:喜欢的小伙伴记得来点赞哦!

禁止外网扩散!感谢合作!


———————————————————————————————


“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是最差劲的窝囊废啊,我这个人。结果,那之后也没有任何处罚啊。”

 

 

从那天起,Nyx一直都躲避着Noctis。

说尽谎话,用尽手段,一直都在躲避着。

就这么躲避了数年,直至今日。

 

 

可以的话,直到王子离开王都那天前,Nyx都不希望遇见对方。

 

Noctis的婚约一事。

Altissia的婚礼一事。

 

只要Nyx还身处王都就不可能不听闻这些。

 

听到那些话题时,Nyx心里高兴着,却又有些蒙上了迷雾。就是这种心情。

 

 

“……干脆,就那么不管不顾地侵犯了你就好了。”

 

 

每当Nyx快被这种黑暗的情绪侵染时,他就会随便找个对象毫无男女情爱地来一次。

 

值得庆幸的是他不缺这样的对象。

他只要出入繁华街就一定有人上钩。

 

 

“不巧,我对你没有那方面的兴趣。”

 

 

Nyx发出困惑的声音,慌忙抬头,不知何时电梯已经到了他想去的楼层而门大敞着。

 

 

“C、Cor将军!!”

 

 

那儿正站着似是一直在等电梯的Cor。将军低下头看向坐在原地的Nyx。

 

 

“不,那个,不是……!真是失礼了!!”

 

 

Nyx慌慌张张地站起身,走出电梯一个劲儿地谢着罪。

Cor哼笑了一声,走进电梯时轻轻敲了敲Nyx的肩膀。

 

 

“不管不顾可不是什么令人敬佩的事情。适可而止啊。”

 

 

 

“……天使……!!”

 

 

明明是王之剑的成员在城内的电梯里态度不谨慎地说着不谨慎的发言。

 

如果在场的是Drautos将军的话绝对会发展成长达几个小时的说教。

如此宽宏大量的Cor令Nyx想到了天使。

他甚至不假思索地就这么直呼出声。

 

许是听到了那声赞叹,从关闭的门缝中可以窥得Cor紧绷的脸。

 

 

 

 

一出城门,Nyx就将王之剑的外套脱掉夹在腋下。

他朝着自己住处所在的住宅街走去。

 

中途买了啤酒和垃圾食品。

顺道再拐了一个女人。

 

 

 

“下雨了啊。”

 

 

繁华街的灯光照亮的黑夜中下起了雨。

 

 

【下雨的时候就算哭了也不会露陷哦?】

 

 

【好烦——啊!才没哭——!】

 

 

【顺带一提就算是尿了也不会露陷的。】

 

 

【才没尿啊——?!话说,你是尿过吗?!】

 

 

这样的对话是什么时候有的呢。

 

大概是因为久违的再会,令Nyx想起这样的往事而偷偷笑了,缠着他手臂的女人则催促着他加快步伐。

 

 

两人抵达的时候雨水真真正正地下了下来。

 

 

“真是冷啊。”

 

 

Nyx爬上台阶,转过了自己房前的拐角。

 

与此同时他停下了脚步。

明明房间就在不远处。

 

 

 

“你在……做什么啊。”

 

 

映入他眼帘的,是蹲在他房前的Noctis的身影。

淋了雨的Noctis只抬了个头看向Nyx,身体正肉眼可见地时不时发颤。

 

 

 

“这孩子是谁?”

 

 

Nyx下意识地啧了一声。

女人越过Nyx的肩膀窥视着Noctis。

 

视线在那个女人与Nyx身上来回,许是察觉到什么的Noctis慢吞吞地站起了身。

 

 

“抱歉。看样子,我是打扰到你了。”

 

 

Noctis没有看向Nyx的脸,他像是局促不安地低着头。

 

 

“……给我回去。”

 

 

Noctis深深地叹了口气,倔强地挺起身回应Nyx毫不迟疑的话语。

 

 

“……哈哈。不用你说……”

 

 

气力虚浮的Noctis正要与Nyx擦肩而过,却被Nyx抓住了手臂拦了下来。

 

 

 

“不是说你。是你。”

 

 

Nyx抓着Noctis的手臂转向女人,再一次让她回去。

他毫不在意女人怒吼了些什么,而是拽着对方走到门前,取出钥匙打开了门。

 

 

“真是!这么冷的雨天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啊!话说回来,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我想不通啊!”

 

 

两人进屋后Nyx放开了Noctis的手臂,胡乱地将外套和塑料袋堆在桌上,一边发怒一边向浴室走去。

 

 

Noctis呆呆地目送Nyx,然后来回观察着这间屋子。

只布置了最低限度必需品的房间单调至极。

而理所应当地,房间内充斥的Nyx的味道让Noctis平静了下来。

 

 

“傻站着干什么。”

 

 

Nyx仅从浴室里探出头唤着Noctis。

 

 

 

“只有这种东西。不调好温度就不会有热水出来。和平时王子使用的有天壤之别,还请忍耐一下。”

 

 

Nyx一边用手探着水温调节着水龙头,一边向Noctis说道。

 

 

“毛巾和替换衣服都只有我用的,虽然很抱歉,但我会准备好的。”

 

 

Nyx将一言不发的Noctis关进热气腾腾的浴室里,转身回到了房间。

 

 

他自己则用毛巾胡乱地擦着湿了的头发,然后弯腰坐在了沙发上。

 

什么啊,这状况。

 

 

【……给我回去。】

 

 

那一句话,毫无疑问,他是想说给Noctis听的。

然而,在Noctis正要离他而去时,他却一瞬间变心了。

 

 

“真头疼啊。”

 

 

他反复思考着接连太过超出预计的现状也没能想出个所以然来。

 

Nyx放弃了思考,他拿着毛巾和替换衣服,踩着沉重的步伐走向了浴室。



——————————————————————————————

老尼你原来是这样子的老尼,我看错你了【不是】

依旧希望大家能指出难以理解的或是语句不通顺的地方,非常感谢!

【授翻】【FF15/NN】剑与王子(2)

授权走  (1)

作者:らんま NYX愛!!

原文链接:喜欢的小伙伴记得来点赞哦!

禁止外网扩散!感谢合作!


———————————————————————————————

不知怎地,Noctis从孩提时代起就亲近Nyx。

 

Nyx毕竟还有个妹妹,没理由讨厌小孩子。

 

然而,随着Noctis愈发地亲近Nyx,两人间巨大的身份之差,以及来自周遭的轻蔑怨言。

Nyx都有了更为清晰的感受。

 

事实上,Noctis再怎么是陛下的儿子,再怎么亲近自己,当初的Nyx只觉得对方是个麻烦。

 

因此Nyx以不会冒犯对方的程度和Noctis接触着。

 

 

就在这样的日子里,某一天在屏障外执行任务的Nyx为了从使骸手下庇护队友而身负重伤。

 

依旧昏迷的他就这么被抬入了军队专用病栋去住院。

虽然他昏迷了2、3天左右,之后却凭着自身极强的恢复力恢复到了仅用一根拐杖就能四处走动的程度。

 

当然,直到Nyx完全康复为止,常规的训练都只得暂停,不过他依旧走向了训练场。

风和蓝天都让人十分心情舒畅。

 

 

“这么棒的日子却没法跳跃啊。”

 

 

正当他仰望着天空发着呆时,耳边传来了聒噪的动静。

 

 

“喂!Noct!!”

 

 

不知谁在叫喊着。

 

与此同时,一边的脚上受到了被什么东西剧烈撞上的冲击。

那只脚还是没有康复的一边。

Nyx闷声发出了不成调的哀嚎。

 

过了一小会儿,泪眼朦胧的Nyx挂着一脸可怖的表情向下看向自己的脚,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王子?”

 

 

结果他看到了紧紧抱着自己的脚不放的Noctis。

Noctis听见他对自己的敬称而抬起头。

王子的泪水和鼻涕混杂了一脸。

 

Nyx看见自己被王子埋了脸的外裤同王子的脸上一样占满了泪水和鼻涕,便不忍再直视这幅惨样。

 

 

这到底都是什么和什么啊。

 

为什么,王子会出现在王之剑的训练场里。

Nyx不可思议地想着,不清楚自己应该怎么做。

追着Noctis而来的Ignis则出现得时机恰好,他让Noctis放开了Nyx,然后开始了说明。

 

 

“他一直说着想要去探望你……

不过我从Drautos将军那里听说你今天会出院,转告他的下一秒他就冲出去了。”

 

 

“是……这样啊。”

 

 

Nyx看向Noctis,王子正吸着鼻涕低着头,紧紧地捏着自己的衣服。

他靠近王子并蹲在对方的面前,毫不在意自己依旧疼痛的脚。

 

 

“还真是让你担心了啊。为了我这样的人,真是不胜惶恐。谢谢你,Noctis王子。”

 

 

Nyx这么说道,Noctis笑容满面地抬起脸,抱住了Nyx的头。

惊愕的Nyx心中涌上了喜悦之情,他顺了顺Noctis的背作为回应。

 

 

自那天起,Noctis与Nyx的羁绊变得日益紧密起来。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啊——————!已经,不行了!好热啊!我放弃,放弃!”

 

 

“这点程度就放弃了啊。”

 

 

“你是鬼吧。从今天起,你就改名成鬼克斯吧。”

 

 

“这起名太没水准了,王子。真是的……和我师父比起来我可是很温柔了啊。”

 

 

自Noctis升入高中后,Nyx便在闲暇时受邀陪同Noctis进行瞬移练习。

 

 

明明是你自己拜托我帮你训练的,Nyx心里叹着气,大口大口地喝着塑料瓶里的水。

 

 

“干什么,一个人在喝水啊。”

 

“咳咳!”

 

 

Nyx因对方冲着屁股突如其来的一脚而呛了水。

 

这个脚上的坏习惯和不符合王子的态度之后绝对要向Ignis大人报告。

这么下了决心的Nyx擦了擦嘴边,把水瓶递给了Noctis。

 

 

这个臭小子……

以前明明那么可爱……

 

他仰着头在心里这么感慨着,而后转头看向Noctis。

 

Noctis离得比他想的要近。

 

 

他的目光落在了对方因喝水而自然上下的喉结上。

 

因为热气而敞开的胸口。

然后是闭着眼睛一头闷的侧脸。

 

顺着脖颈下滑的汗水。

 

 

没来得及吞咽而从嘴边漏出的水滴。

 

 

下意识地。

大概是,下意识地。

他并不是真的想要喝水。

 

 

Nyx握上Noctis捏着塑料瓶的手,将另一只手伸到一脸惊讶的Noctis脑后,然后将对方的头压了过来,就这么咬上了对方依旧张开的嘴唇。

 

啾地一声,他吮吸着对方口腔里残留的水分,就连从嘴边滑落的水也被他舔舐着吸走,发出唇瓣纠缠的声音。

 

他仍不满意地将舌头伸了进去,不管不顾地纠缠上对方藏入深处的舌头。

 

 

“嗯呜……呼……啊。”

 

 

Noctis仿佛喷吐在他鼻子上的鼻息以及对方因为呼吸困难而捶着他胸膛的事实让Nyx终于找回了自我。

 

自己主动挑起了这个吻,令Nyx慌忙推开了Noctis的身体。

 

眼前的Noctis面色潮红、泪眼朦胧,擦拭着自己的嘴

 

毫无疑问他对王子有了欲望。

他无比厌恶地感受到自己的身体里聚集起了热意。

 

 

“十、十分抱歉!我都……做了什么……”

 

 

Nyx唾弃着快要变成雄性野兽的自己,朝着Noctis下跪低头。

 

 

“无论是什么惩罚我都甘愿接受。”

 

 

Noctis看了一会儿对方低着头用悲痛的声音向他宣告的模样,然后像是做出了决定般走近了Nyx。

 

 

“Nyx……我……对象是你的话……并不讨厌哦?”

 

 

Noctis颤抖着声音和手,抚上了向着自己下跪的Nyx的脸颊。

 

对方出乎意料的发言令Nyx惊诧地看去,Noctis湿润的眼里带着热意俯视着自己。

 

他头晕目眩。

他简直想现在立刻就压倒对方让一切失控。

 

 

但自己是王之剑。

 

陛下。

 

神巫的公主殿下。

 

 

他不可能被原谅。

他这么告诉自己。

 

 

Nyx挥开了Noctis伸过来的手,离开了训练场。

 

 

 

 

◆◆◆◆◆


——————————————————————————————

有表述不清的地方请务必告诉我,感谢www

讲真,你俩原来是这么麻烦的角色啊?!

【授翻】【FF15/NN】剑与王子(1)

授权走(剧情上的)后篇:剑与国王

全篇8页,我决定每天搞一点点,就能搞完它啦~(。)

这里就是个开头,虽然TAG里打了啊那个十八,但是还没到呢x

作者:らんま NYX愛!!

原文链接:喜欢的小伙伴记得来点赞哦!

禁止外网扩散!感谢合作!


全文索引:  (2)  (3)  (4)  (5)  (6)  (7)  (8)


0815    01:45    更新修订

——————————————————————————————


Caption:

这是Nyx与Noctis的故事。

※我将《剑与王子》①②联合添笔整合而成。

 

ニクノク超宝贵!!

 

如果我让Nyx角色崩坏了那非常抱歉。

我家的Nyx是靠本能活着的(笑)。

 

在Noctis离开王都的前一天结合的两人。

 

有捏造,有无视设定的内容。

 

 

 

Tag:R-18  FF15  ニックス  ノクティス  ニクノク  腐向け  続編!!

 

 

 

“失礼了。”

 

 

无视了撤退命令拯救队友。

然而,这只能换来违反命令的处分。

 

Nyx从将军那里领了处分,他一面厌烦着从明天开始的苦行,一面离开了将军的房间。

 

他很容易就能想象出王都警卫队众人无比诚挚的欢迎姿态,这令他只能叹气。

 

 

“累了啊……”

 

 

他愈发想念起这座庞大的城池中居民区里自己那间狭小的房间。

他只想尽快地冲个澡,然后一手拿着啤酒把那部动画看个过瘾。

 

 

然后,他正一心一意地等着眼前的电梯门打开。

彻底变成回家模式的Nyx在这段时间中会变得相当焦躁。

 

他一味地皱着眉头,朝上瞪着显示电梯正在下降的灯。

就在这时,

 

 

“这种时候你会在这里还真少见啊。”

 

 

当Nyx正思索着要不索性用瞬移直接从窗户里飞出去的时候,从他身后毫无预兆地传来了唤他的声音。

 

 

“王子……?!”

 

 

Nyx一回头,就看到了Lucis未来的王Noctis。

他原本两条手臂交叠在胸前,一只脚在地上打着拍子,但一看清Noctis的身影后便慌慌张张地站直了身体。

 

 

“好了,电梯到了。

啊。我也要一起坐。”

 

 

Noctis看着Nyx慌乱的样子露出了苦笑,然后用手指指着告诉对方电梯已到的事实。

 

 

“…………”

 

 

确认Noctis已经走进了电梯,Nyx跟了上去,在入口附近按下了关门按钮。

 

还不习惯。

他还没有习惯和Noctis两个人单独待在密室里。

实话说,这会让他感到不自在。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么想的呢。

 

Nyx再度皱眉,朝上瞪着电梯的下降灯。

 

 

 

“什么时候开始的?”

 

 

“……什么?”

 

 

就在刚才,心中浮现的疑问被人点出的一瞬间,Nyx面色全无。

然而,他装作平静的模样,将身体转向再度唐突地抛出疑问的Noctis。

 

 

 

“我说你变得只有在我的面前才会消失不见。”

 

【只有】

的部分被强调,Noctis抱臂盯着Nyx。

 

 

“这种事情”

 

“有的吧。”

 

 

就算Nyx想要否定,Noctis也截下话头并否认了他。

 

绝对是在避开自己吧,王子这么说道。

 

 

事实的确如此,Nyx无言以对。

 

身份之差如此悬殊。

待在你身边就没法冷静。

待在你身边就会不自在。

Nyx在心中这么呢喃着。

 

 

“避开什么的……没有这种事。”

 

 

Nyx回以虚假的答案,便像是要结束这场对话般再度将身体转回门的方向。

 

过了一会儿,Nyx突然察觉到Noctis的气息从背后转移到了身边。

他侧目看去,王子按下了其它楼层的按钮。

 

Noctis很久没有像这样并排着站在自己身边了,他长高了啊,Nyx含混地想。

最后一次这么并排站着还是Noctis高中时候的事情了。

 

 

真怀念啊。

 

 

Nyx想起来了。

 

想起来自己在他的身边会变得心情愉快。

会变得十分平静。

 

 

“我,明天就离开王都了。”

 

 

“……嗯。我知道的。”

 

 

Nyx也只在那种怀念的情绪中沉沦了一刹那。

就被突然拽回现实之中。

 

为了与Lunafreya举行婚礼,Noctis会与三位亲友一同离开王都前往Altissia。

 

 

“尽管我无论如何都希望能直接观赏,但很遗憾。我和同伙们都很期待实况转播哦。”

 

“…………啊啊。”

 

 

Nyx只觉低着头就这么简短回应了的Noctis有些不可思议,正准备上前查看对方的样子时,电梯刚好停在了王子按下的那一层。

他想着对方应该会出去,便按着电梯按钮不让门关上。

 

 

“这个,笨蛋克斯!”

 

“好痛啊!!!”

 

 

Noctis在刚要走出去之前用力一脚踹上了Nyx的屁股。

甚至还相当客气地配了句咒骂。

将这个出人意料的一击全盘接下的Nyx只得捂着屁股就这么蹲了下去。

 

 

“嘶……这混蛋……!!!”

 

Nyx正准备抱怨一句而抬起头。

 

 

一瞬,他什么也说不出口。

因为门关上了。

 

不对。

 

他从关闭的门缝中窥见了Noctis的表情,却什么也没说。

 

 

Nyx就这么滑坐在地。

 

 

“什么表情啊那是……”

 

 

 

都以为他在哭了。

 

 

 

“不,那绝对不是在哭。”

 

 

那是在拼命忍着不哭的表情。

事实上,Nyx知道对方实在忍不住而偷偷哭泣的样子。

 

而且,令他露出那副表情的正是Nyx本人。



——————————————————————————————

最近一直在和小伙伴们沉迷邪教,所以翻译得慢了点,非常抱歉x

应该会以一天一篇的速度搞定的,放心。

↑不你根本没有做到x

那啥,我就来问问,有没有一起吃宰相xCor的。。。
把P站上面的5篇看完了,我现在有点出不去了_(:3JZ)L
想,想等期末结束了和小伙伴一起开脑洞!